北洋军阀的生财之道:如何优雅地刮地皮?

直系军阀其实是北洋一脉最早具备雏形的集团之一, 不为别的,单是掌门人冯国璋这位东南半壁的实权派,敛财就是一把好手。这位家产两千三百万元之巨的长江三督带头大哥,民国五年偷师老头子,五将军密电和南京会议,差点做成一笔大买卖,那就是在西南扯旗放炮

  在北洋史上,一蟹不如一蟹的草头王,熟谂人马与地盘才是安身立命的根本,为此在辖地内苛捐杂税,横征暴敛,俨然土匪作派。不过有别于这些二流的草头王,一流大军阀的吃相,断然需要好看一些,即使刮地皮,也要讲究一个优雅,亦或是根本就不好意思在乡土刮,此外也会具备一些另辟蹊径的生财之道。直系军阀其实是北洋一脉最早具备雏形的集团之一, 不为别的,单是掌门人冯国璋这位东南半壁的实权派,敛财就是一把好手。这位家产两千三百万元之巨的长江三督带头大哥,民国五年偷师老头子,五将军密电和南京会议,差点做成一笔大买卖,那就是在西南扯旗放炮之际,取而代之另开门户。
  
  但是,北洋不是晚清,老头子也不是隆裕太后,冯国璋的宦海野心,成为一厢情愿。他的芝泉老弟接过北洋大纛之后,冯国璋北上帮衬,坐上北洋头把交椅,虽然只是代理。但并不影响这位财迷想办法赚钱,在京畿刮地皮可是一个技术活,达官显贵,盘根错节,所以冯国璋将视线放在了金水河的鱼儿身上。这些池鱼在紫禁城生活数百年,历代主人多是放生豢养,还真没有人打过主意。说干就干的冯国璋,总统卖鱼不仅被抢购一空,这一票赚得是盆满钵满,而且也算是与民同乐,毕竟能吃上这些皇宫物件,这种荒诞的操作,除了令人大跌眼镜,也算是让普罗大众开了一回眼界。
  
  其后,冯国璋一句补给总统府开销,就可以将这笔生财买卖核算。倒是第一次直奉战争后,需要整军经武的奉系军阀首领张作霖,为了军饷堪称是处心积虑。这位没有多少文化的草莽枭雄,却是说出“就是刮地皮,也不能在本地刮”的当事人,为此这位“胡帅”请出了一位文化人王永江。这是一位高手,地地道道的理财高手,可以说把东北的钱袋子,管理地有条不紊。除了一些经济措施,王永江也有一些另辟蹊径的生财之道,那就是禁赌抓毒,罚没赎金,这种创收手段,即便用到了张作霖的老伙计冯德麟麾下人马身上,张作霖都没有偏袒亦或是护犊子。
 
  
 
  最终,与直奉两系军阀的掌门人相比,皖系军阀的首领段祺瑞,吃相则不是那么好看。这位耿直的武夫,不懂得如何优雅地刮地皮,但是却尽力与强敌争长短。北洋三大军阀背后,其实都有洋人的影子,所以军阀混战也被称之为代理人战争,但是段祺瑞偏要借他人酒杯,浇自己块垒,为了能够完成自己武力南征的抱负,向日本举债超过一亿日元的“西原借款”,段祺瑞不仅批准了,而且花得也所剩无几,有超过六成用于中枢之各项开支,说白了也就是给发工资用掉了。其中有超过两成用作军饷,也就是编练了皖系军阀的嫡系人马“参战军”。至于为何如此大手大脚,因为段祺瑞对这笔欠款,根本就没打算还,也算是不明觉厉地还施彼身。(据凤凰网历史)

更多精彩原创内容请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

大家还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