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将黄克诚四次“死里逃生”内情

开国大将黄克诚,因深度近视而佩戴眼镜,一副书生形象。战场上瞬息万变,黄克诚因视力不好,曾三次险丧命——未先识别迎面敌军,被乱枪齐射;指挥战斗时眼镜反光,被敌瞄准;观察敌情时暴露,子弹飞向了他的头部。此外,黄克诚坚持真理、保护同志,也险遭无辜

 
 
  开国大将黄克诚,因深度近视而佩戴眼镜,一副书生形象。战场上瞬息万变,黄克诚因视力不好,曾三次险丧命——未先识别迎面敌军,被乱枪齐射;指挥战斗时眼镜反光,被敌瞄准;观察敌情时暴露,子弹飞向了他的头部。此外,黄克诚坚持真理、保护同志,也险遭无辜杀害。
 
  乱枪齐射,黄克诚滚下山坡
 
  1930年7月,红3军团8000人集结平江城,敌以约7个团的兵力由长沙等不同方向,梯次进逼红3军团。彭德怀获悉敌情后,将红3军团主力移至平江城南10公里外之晋坑埋伏。待敌军向平江前进时,两翼伏兵齐出,奋起夹击,战斗相当惨烈,双方很快进入胶着状态,敌我双方部队都是多次被对方冲散,红3军团2支队长黄云桥也失散了,支队政委黄克诚只好一人指挥战斗。
 
  七月的南方相当炎热,太阳烤焦了大地。硝烟和汗水早已模糊了黄克诚厚厚的深度眼镜片,没有时间擦拭,他看不清哪里是自己的部下,哪里是敌人的部队,只是模模糊糊地看着前方,感觉到周围到处是厮杀声。事实上,敌我早已混在一起,不能分辨清楚哪个是自己人,哪个是敌人。高度近视的黄克诚隐约看见前面上来了一支队伍,他便迎了上去,心想待弄清楚情况后再见机行事。然而黄克诚还没弄清楚对方,对方已弄清楚了朝着他们迎上来的这个人,好几支黑洞洞的枪口已经对准了他。
 
  糟了,敌人。黄克诚在死亡逼近的一刹那间头脑异常清醒。逃,已经来不及了。
 
  当时,黄克诚在危急之下,出自本能,迅速卧倒在地并顺着山坡往下滚。随着枪响,黄克诚感觉到子弹在身边嗖嗖飞过,他似乎觉得那飞出枪口的子弹已经穿透了自己的身体,伴随着身体飞速向下滚动,鲜血此刻正在喷涌而出。黄克诚的躯体在山岗下停止滚动,他感觉到自己还有知觉,于是稍稍地试着抬了一下胳膊,又试着动了动腿,随后他一骨碌爬起来,用手摸了摸全身,居然不曾受伤,只是帽子、挂包等随身之物早已不知去向。
 
  后来,黄克诚找到了红3军团的队伍,并归了队。
 
  反对打“AB团”,险遭无辜杀害
 
  “富田事变”发生后,红一方面军总前委不但未能从中吸取教训,反而认为“AB团”是当前党和红军中最大的危险,从而把打“AB团”的肃反运动进一步扩大化。
 
  时任红3军团4师3团政委的黄克诚是该团肃反委员会主任。打“AB团”伊始,黄克诚也是积极支持的,完全按照上级的部署进行。后来,由于被抓被杀的人滚雪球似的越来越多,黄克诚对打“AB团”运动开始怀疑了,后来进行了坚决抵制。
 
  第一次打“AB团”运动中,红4师3团在红3军团中是最保守的,但也打掉了百余人。不盲从是要付出代价的。所幸的是,黄克诚虽然对第一次打“AB团”运动进行了一些抵制,尽力保护了一些同志,但并未因此受到牵连。1931年1月,黄克诚被提升为红4师政治部主任,代理师政治委员。不久,黄克诚奉命到红3师任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
 
  第二次反“围剿”胜利结束后,红一方面军又开始了第二次打“AB团”运动。黄克诚接到通知的当天晚上怎么也睡不着觉。怎么办?黄克诚自己问自己。是坚决执行上级命令呢,还是尽力保护好部下?黄克诚陷入两难境地。他深知,如果照章办事,将会再次有许多部下含冤而去。但是,硬顶行吗?也显然是不行的。第一次打“AB团”的事实告诉他,肃反委员会权力大得很,他一个师政委根本顶不住,还有可能被怀疑成“AB团”而遭不测。“见机行事,保护多少是多少!”黄克诚对自己说。
 
  不久,肃反委员会带着一个所谓“AB团”分子名单来到3师,没有任何商量,就命令黄克诚照名单抓人。黄克诚要过名单看了一下,上面所列大多数是连队的基层干部,其中有两个连政治委员在3师的表现十分优秀。一个叫石元祥,另一个叫曾彬农,他们出身好,政治上坚定,对革命忠心耿耿,打起仗来既勇敢又灵活,可谓智勇双全。
 
  尽管师政委黄克诚很生气,但是肃反委员会坚决要抓人他是硬顶不住的。他没好气地喊来警卫员:“去把曾彬农、石元祥叫来。”警卫员答了一声“是”,就一路小跑不见了。
 
  接下来便是长时间的沉默。黄克诚在生肃反大员的气,嫌他们乱捕乱杀,肃反大员也在生黄克诚的气,嫌他对肃反工作配合不力。因此,双方在沉默中对抗着,一直到警卫员一路小跑着来到他们的身边。警卫员报告师政委,没有找着那两个人。来人很不痛快地离开了3师。肃反大员哪里知道,警卫员到连队后把师政委的话变成了:“上面来人抓你们,黄政委让你赶快往山上跑!”
 
  黄克诚的话为什么会变调呢?这里面的秘密只有黄克诚和他的小警卫员知道。然而,肃反委员会是抓不到人不罢休的。后来又来过3师几次,都没有抓到石、曾二人。
 
  石元祥、曾彬农,风声松一点,他们早出晚归;风声紧的时候,他们一连十几天都呆在山上,黄克诚偷偷派人往山上送饭。每逢打仗时就派人把他们找回来继续指挥战斗,仗一打完又像小偷似的躲在山上,死也不离开部队。几次抓人未果,肃反委员便对黄克诚起了疑心,怀疑其中有诈,再后来就发现了个中秘密。终于在一次战斗刚刚结束,石、曾两人还来不及离开,肃反委员就突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黄克诚看着石、曾被五花大绑地带走,悲愤异常。当面和来人吵了起来,他操着湖南腔大声喊道:“这是滥杀无辜。”
 
  然而,黄克诚的抗议声不但未能解救那两个连政治委员的性命,反而给自己招来了杀身之祸。不久,他的名字出现在要肃掉的人员名单之中。由于彭德怀的保护才使他幸免于难。
 

更多精彩原创内容请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

大家还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