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间谍万斯白见证九一八事变 日军蓄谋已久

从张作霖将军死的那天起,我的整个生活就改变了。在此后的一年里,我为东北军的参谋长杨宇霆将军工作。

  
 
  从张作霖将军死的那天起,我的整个生活就改变了。在此后的一年里,我为东北军的参谋长杨宇霆将军工作。我时刻处于危险之中,虽然我一直很侥幸地逃过了种种明枪暗箭。不过,这还不算太糟糕,更糟糕的事情接下来就发生了。
 
  1931年9月18日晚,南满铁路界线内的日军迅速地袭击中国领土,占领了沈阳城以及城内的军械厂和飞机场,又屠杀了猝不及防的中国军队,他们的行动非常迅速,几小时内就完成了行动。这明明是场侵略,但河本末守中尉对于事变却发出如下的声明:
 
  “1931年9月18夜,余适率士兵六名,沿铁路线巡逻,余等突闻近处发生爆炸,余等即发现铁路已为炸毁。当余等查察此事件时,有伏于附近之华军约百名,即向余等开枪,余等即兴离此约一千五百码处之第三支队官长,取得联络。此时闻自沈阳开出之长春特别快车开进来此。为避免发生危险起见,余令士兵开枪数响,此乃予开车者以信号也。然车仍继续前进,经过爆炸处时,并未出轨,至为奇妙。列车固得准时到达沈阳矣。”
 
  这个是做给公众和国联看的。他们发给日本官兵的小册子上说的确实另外一个版本。他们说,沈阳事变是在天照大神的庇佑下成功实施的。天照大神是为女神,被日本民族看做祖先。沈阳事变的结果对日本非常有利。下面是小册子上的具体内容:
 
  “1931年9月18日夜:沈阳附近,前曾当过胡匪的张作霖之子张学良,彼曾恶化满洲,奴隶人民有年,竟率军若千名,于近沈阳之日本铁道上,埋置炸弹,企图倾覆数分钟后自长春开往沈阳之日本火车。幸有士兵六名和河本中尉适在该处。河本乃武士阶级之四十八世直裔,见车已开进,知非人力得免此灾难,因路轨已被毁数码,彼惟诉诸于神矣。面向日本,虔诚跪伏,祈求‘天照大神’之援助。彼虔诚之祈祷已为所闻。车经路轨被毁处,即自行升至空中,越过危险处后,复安落于彼端,继续前进矣。此事开车者,车中火夫,以及川本中尉与其六名士卒,均亲眼目睹者也,此实可谓超神伟力之铁证耳——此可予世人以明证,吾日本人民之为神之后裔也。”
 
  以上的说法神乎其神,日本人的说法言之凿凿,为了弄清事情真相,后来国联派出了调查团进行调查。事实的真相就是,在日本的火车驶过了爆炸的路段后,柳条湖的铁路才发生了爆炸。日本人事先进行了精心的策划,他们唯一的目的是为了留下照片的证据,他们精心筹划的照片正好可以印证日本官方的说法,这起事故是中国方面故意制造的。
 
  日军处心积虑地占领沈阳城
 
  更能说明这场事故是日本人制造的,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日本人对东北军的北大营发动突然袭击,很多中国士兵在睡梦中遭到了日军的攻击,在睡梦中被日军杀害了。当时他们的武器还放在一个独立的仓库里面,他们甚至无法采用小型武器进行还击。日本人在无耻的偷袭后,又纵火焚烧东北军的军营,以毁灭罪证。
 
  但是,日本人所说的这些都是胡说八道,最能令人信服的证据就是驻辽阳、营口和凤凰城的日本军队在“事件”发生的前一天,已接到命令要在9月18日下午三时到达沈阳,这就说明爆炸发生七小时前,日军已向目的地进发了,于此可见“事件”的性质是有预谋的。9月19日上午四时,爆炸发生后的六小时,就有成千上万的告示贴满沈阳城内,告示上宣布满州政府因为下令袭击铁路线的日军所以被颠覆了,并让人民要各自安分守己。这些安民告示肯定也是事先准备好了的。因为仅仅几个小时的时间,日本人连查明事情“真相”的时间都不够,而在这几个小时之内日本人是没有办法完成一系列的制作安民告示的程序的,他们需要草拟文稿,需要印刷出来,还要把它们张贴到沈阳全城。时间上他们来不及的。
 
  有一个叫格莱奇的前白俄将军,他曾一度在张作霖将军麾下工作,后来因为他被查出来和苏联政府有一些瓜葛,被张作霖辞退了。不过张作霖不久又把他请了回来继续服务,后来因为他又与日本人发生了勾结,最终被张作霖辞退不用了。他在18日那天,也收到了一份上述的文告,那是日本高级司令部发给他的,并且另附了一分俄译的告示,命在他主编的俄文报上发表出来。9月19日黎明,登载这个文告的俄文报便在沈阳满大街地出现了。
 
  在事件发生的一星期前,很多日本工程师、电机师、机械师在打着装置新电气设备的幌子下已到了沈阳。但是当时沈阳城内并没有新的工厂需要兴建,这说明日本人派这些人来是别有用意的。这班技术人员的目的是来代替沈阳兵工厂的中国员工,而那些中国员工就在19日那天被日本人一个个枪杀了。在19日晚间,日本的朝鲜屯驻军在铁路守备区及其他地方的军队纷纷进入满洲。

更多精彩原创内容请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

大家还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