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作霖如何借奉天血案一步登天

提起张作霖,人们往往认为他不过是“一介武夫”。其实不然,他善于施展政治权谋,是个典型的“机会主义者”。他善于见风使舵,随机应变,利用甚至是创造一切机会来夺取权力。在辛亥革命中镇压、屠杀革命党人,则是张作霖称霸史上一次关键性的、成功的政治投机

  广布眼线私自带兵进城
 
  1911年7月,赵尔巽(音同逊)接替锡良担任东三省总督。其时驻守洮南的张作霖异常兴奋,认为自己脱离凄凉荒漠之地的时机已到,于是他迫不及待打电报给赵尔巽,请调到离奉天城(沈阳)较近的辽南,并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剿匪。初闻此言,赵尔巽很是欣慰,部下主动要求为其分忧解难,不是好事吗?可当他识破张作霖此举只是为了脱离偏远地区,进入政治、经济等都相对发达的辽南时,又婉言拒绝了。
 
演员李雪健塑造的张作霖形象
 
  张作霖未能如愿,只得自己创造机会。首先,张作霖广交赵尔巽总督府里的人,在赵尔巽身边织成了一张细密的情报网络,以便从这些人嘴里随时了解赵的情况。在这其中,他与赵尔巽的心腹谋士袁金铠关系处得尤为密切。其次,他选派了手下一个能说会道、巧于应酬、为人机灵的小官员张惠临到奉天做“驻省”,再派张景惠等人到省城奉天讲武堂“受训”。这些安插在奉天的“卧底”,其主要任务就是密切注意奉天省城的风吹草动,并随时向他报告。所以,辛亥革命前,张作霖虽远在洮南,但对奉天城里的情况却一清二楚。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从齐齐哈尔匆忙赶回奉天的赵尔巽,得知奉天城内的新军首领蓝天蔚等人正在酝酿响应武昌起义后,吓得魂不附体,马上就准备逃离奉天。袁金铠跪劝留,并建议赵重用巡防营旧军,调张作霖护主。老奸巨滑的赵尔巽深知张作霖素有野心且诡计多端,不敢让他担当这么重要的职务,决定密调看起来忠厚老实、更好驾驭的后路巡防营统领吴俊升率部开往奉天。
 
  这时,张作霖派去奉天的那些“卧底”就派上大用场了。调令还没下达,张惠临和张景惠就将此情况电告了正在洮南的张作霖。收到电报,张作霖喜出望外,马上判断出这是一个夺取奉天军政大权的绝好机会。他当机立断,立即亲率500精锐骑兵先行,催马加鞭昼夜兼程直奔奉天。并命令参谋长依钦保带领其余步兵随后跟进,所有部队一刻不停,全速向奉天城开进。
 
  途经郑家屯时,张作霖率部悄悄地快速通过,仅派了一个士兵拿着他的帖子去见吴俊升,告知吴俊升:“张统领在新民的家中出了点小事,回去处理,就不打扰吴统领了”。几天后,当吴俊升接到赵尔巽的调令时,张作霖的大军已开进了奉天城。
 
  到达奉天,张作霖为争取主动权,马上求见赵尔巽。看到风尘仆仆的张作霖,赵尔巽甚感吃惊:明明调的是吴俊升,怎么来的是张作霖?张作霖连忙表示,“由于时局紧张,唯恐总督身边危险,乃迫不及待,先行率兵回省城保驾。若总督认为未奉命令,擅自行动,甘愿接受惩处”。情况危急之下,即使是对张作霖有一百一千个不满与提防,赵尔巽也还是给张作霖补发了一张调令,使其无令来奉之举合法化。
 
  为了进一步拉拢张作霖为他卖命,赵尔巽又任命张作霖为“剿匪”司令和奉天城防司令,提升为中路和前路巡防统领,统率马、步14营,约5000人,此时的张作霖俨然成为奉省最具实力的军事首领之一,能与之抗衡的只有新军首领蓝天蔚了。
 

更多精彩原创内容请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

大家还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