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幼平如何从将军当到“七国大使”

一个不想搞外交的将军,一干就是30余年。七任大使,他每一次离任,馆员们都是挥泪告别,萨马兰奇与他互称“我的朋友”……他就是王幼平。王幼平是新中国迄今任职时间最长、任职最多的派驻国家使节。

        一个不想搞外交的将军,一干就是30余年。七任大使,他每一次离任,馆员们都是挥泪告别,萨马兰奇与他互称“我的朋友”……他就是王幼平。王幼平是新中国迄今任职时间最长、任职最多的派驻国家使节。在他30余年的外交生涯中,先后担任我国驻罗马尼亚、挪威、柬埔寨、古巴、越南、马来西亚和苏联等七国大使。

  不想搞外交,却干了30年
 
  王幼平(1910~1995)曾用名王际坦,山东桓台人,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任国民党第26路军中共士兵支部负责人,参与宁都起义的组织工作,同年12月宁都起义后参加红军,历任红5军团排长、连长、科长、第14师处长、师党务委员会委员、军委干部团上干队支部委员等职。
 
  1949年10月,开国大典的礼炮刚刚响过,中央点将从四个野战军中选调一批兵团级干部充任驻外使节。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五兵团政治部代主任的王幼平被选中了。
 
  然而王幼平从未想过会从事外交工作,他最大的愿望是参加国内建设或在部队工作。接到调令后,王幼平找到第二野战军政委邓小平,表示自己不愿当大使,恳请批准他和军长张国华率18军进军西藏。
 
  邓小平的回答很干脆:“晚啦!中央从我们部队调了三个大使,阎红彦、刘志坚和你。阎红彦提出不去,中央同意了。调三个去两个还可以,调三个去一个,不好交代。”王幼平只好执行命令,当了新中国第一批驻外使节。
 
  然而,王幼平始终认为自己不适合这个职位,每次回国休假、述职,都要去中组部请求调动工作。1958年4月,王幼平从驻挪威大使离任回国后,向中组部副部长帅孟奇表示:“我不懂外文,不习惯国外的工作生活,坚决要求调动工作。即使到黄沙白草之间放牛牧马,我也不出国了。”
 
  这次,引起了中央的重视。周恩来找王幼平谈话:“不会外文可以学习,调离外交部不行。”周恩来批准他离职学习两年外文。
 
  可是,王幼平只学了两个月,又被派往柬埔寨。1962年2月,他从柬埔寨离任回国后,谢绝了外交学院第一副院长、党委书记(副部级)的任命,坚决要求去基层锻炼,想以此转地方工作。不料一年后又被派驻古巴,继而先后被派驻越南、马来西亚和苏联。
 
  “我的朋友”萨马兰奇值得交
 
  上世纪70年代末,王幼平是中国驻苏联大使。那时,萨马兰奇是西班牙驻苏大使。他们一见如故,成了好朋友。在一次交谈中,王幼平意外获悉萨马兰奇还是一位国际体育事业活动家,并以担任国际奥委会副主席为“副业”。当时,中国国际奥委会的席位一直被台湾当局占据,王幼平萌生出一个念头:萨马兰奇值得深交,可以通过他来推动新中国返奥问题的解决。
 
  这一计划和建议得到了上级单位的同意。在此后一年半的时间中,王幼平多次向萨马兰奇介绍中方关于恢复新中国在奥委会合法席位问题的建议,争取萨马兰奇的支持。
 
  例如,在1979年名古屋会议前夕,王幼平带领国家体委官员和专家,与萨马兰奇进行工作会谈,就解决我席位问题作冲刺性的努力。正是这次国际奥委会执委会会议作出的历史性决议,使中国奥委会与国际奥委会中断了20余年的关系得以恢复。萨马兰奇也在与中国方面的接触和合作中培养出了“中国情结”。
 
  王幼平生前,作为国际奥委会主席的萨马兰奇每次来华都要约见他,二人互以“我的朋友”相称。
 
  1983年,已离休的王幼平收到萨马兰奇发来的电报:“值此在上海参加贵国第五届全国运动会之际,我谨向您表示最诚挚的敬意并向您保证,我们在莫斯科的交往,将永远留在我的记忆里。”
 
  1993年5月的一天,王幼平收到由国家体委转来的一件礼品,这是萨马兰奇赠送的一个精巧的英国造景泰蓝小盒,内有一些纪念章,刻着“BEIJING2000北京”的字样。
 

更多精彩原创内容请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

大家还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