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与亲家贺彪的深情厚谊

开国少将贺彪是一位老红军,当年在红二方面军工作,有“红军华佗”和“红色神医”之称。贺彪的医术是中西医结合,曾救治了一大批红军的高级干部。晚年,贺彪与邓小平结为亲家,在那个动荡的年代,他们结下了特殊的情谊。

  开国少将贺彪是一位老红军,当年在红二方面军工作,有“红军华佗”和“红色神医”之称。贺彪的医术是中西医结合,曾救治了一大批红军的高级干部。晚年,贺彪与邓小平结为亲家,在那个动荡的年代,他们结下了特殊的情谊。

贺彪

  被称为“红军华佗”
 
  贺彪出生在湖北江陵的一个农家。早在大革命时期,他受革命影响,在农运中担任少年先锋队队长,曾经是我党早期着名领导人周逸群的交通员。他原名叫贺永年,是周逸群给他起了一个响亮的名字:贺彪。“彪”是小老虎的意思。做交通员两年后,贺彪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担任地方工作,是当地革命的骨干。
 
  1930年初,湘鄂西红军深入外线作战,贺彪便到贺龙领导下的红军主力部队的卫生部门工作。同红一方面军的贺诚、傅连暲一样,贺彪既是一名医生,又是一名卫生部门的组织者。
 
  贺彪是如何由地下交通员成为医生的呢?有资料表明,他曾拜武当山道长徐本善为师,后又精于自学,掌握了不少医术和秘方。有一点可以证实,贺彪的医术是中西医结合,他曾用土洋结合的办法救治了一大批红军的高级干部。
 
  早在红军长征时期,贺龙因误服有毒之物,几乎奄奄一息,是贺彪用土办法治好的;贺龙的夫人以及现已成为共和国将军的贺龙的女儿贺捷生,也是贺彪抢救回来的;贺彪还给夏曦、关向应、任弼时治过病;在延安时期为陈云的夫人接生过;解放后为王震治疗的手术主过阵。
 
左一左二为贺彪夫妇
 
  贺彪在战场上救治过的对象也很多。他为贺炳炎将军截过肢,为郭鹏将军在草地上进行过大手术,为杨秀山将军疗过伤,还为王尚荣、甘泗淇、廖汉生、顿星云、傅传作等将军在险恶条件下治过病。就这样,贺彪由一名医官,成长为红二方面军卫生部门的领导人,后来又成为120师卫生部门的负责人。解放战争时期,他在彭德怀部队中负责卫生工作,有“红军华佗”和“红色神医”之称。贺彪不但医术高明,而且也为我军初创时期和建国初期人民医疗卫生事业作出了贡献。
 
  成为邓小平的亲家
 
  “文革”开始不久,贺龙被打倒,“贺龙黑干将”贺彪被审查。1970年7月,贺彪被专案组的人押解到江西永修县“五七”干校。卫生部许多人都在干校,但因贺彪已被打入“另册”,所以专案组的人将他放到凤凰山的山沟中,并宣布贺彪为“无产阶级专政对象,强迫劳动,继续审查”。其夫人陈凯也被下放永修干校劳动。
 
  在那个黑白颠倒的年月,贺家的命运进入了低谷。苦难的岁月,贺彪和陈凯一边忧国忧民,一边惦记着几个分散在外的孩子。这时,儿子贺平从下放地湖南寄来的一张姑娘的照片,打破了父母沉寂的生活……原来,贺彪的儿子贺平与邓小平的女儿邓榕在谈恋爱。
 
  贺平从小就在艰苦岁月里长大,立志长大“接革命的班”。不料,在浩劫岁月,他们一家都随父母受到迫害。他的一个哥哥被打成“保皇派头目”而受到“群众专政”,另一个哥哥被打成“现行反革命”,一个小妹也被打成“黑帮子女”,都被下放农村劳动。
 
  毛毛(邓榕的小名叫毛毛)也介绍了贺平的情况:贺平本人是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的学生,“文革”中被莫名其妙地诬陷为什么“中国共产党非常委员会”的人,被抓进监狱关了一年零四个月。审查了半天,一句“事出有因,查无实据”就放了出来,分配到湖南沅江一个军垦农场劳动。
 
  “可能是因为遭遇相似吧,几次通信之后,我们就感到共同语言很多。不久,贺平准备到江西永修探望在干校劳改的父母,要路经南昌。我便将此情况如实地报告了父母亲。”
 
  几乎与此同时,在湖南永修的贺彪夫妇也从贺平的来信所夹的一张照片中知道了一个浓眉大眼的姑娘。陈凯在谈起这件事时说:有一次,贺平给我们来信,信中夹着一张毛毛的照片,告诉我们这是邓小平的女儿。我拿着照片端详着想,是不是他们在谈恋爱呀?贺彪倒不多想,学生一起串连,男孩女孩在一起不是挺正常吗?有什么奇怪的。后来,贺彪知道他们在谈恋爱时,便对贺平说:她爸爸是个好人,你是一个男孩子,一定要照顾好她!
 
  多少年后来看,两家的婚姻似乎很偶然,却也是两个家庭教育的必然。虽然贺平、毛毛都被划成了“黑五类”,但他们在“文革”中都具有正直的秉性,而且又都富于爱心。因父母的“问题”派生的困境,使他们“遭遇相似”、志同道合。后来,如同读者所期望的那样,贺平与毛毛结为夫妻。
 

更多精彩原创内容请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

大家还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