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赓大将的传奇餐桌往事

陈赓大将待人诚恳而又诙谐幽默,时不时开点儿无伤大雅的玩笑,使他所到之处充满笑声;他嫉恶如仇而又不加掩饰,也常弄得对方啼笑皆非……于是就有了一连串关于他“吃饭”的故事。陈赓之子陈知建曾说:“老爹的笑话能写一本书!”

  陈赓大将待人诚恳而又诙谐幽默,时不时开点儿无伤大雅的玩笑,使他所到之处充满笑声;他嫉恶如仇而又不加掩饰,也常弄得对方啼笑皆非……于是就有了一连串关于他“吃饭”的故事。陈赓之子陈知建曾说:“老爹的笑话能写一本书!”

  被撵进厕所,西餐馆员工在送餐时大骂
 
  陈赓在南昌起义中受了伤,左腿三处中弹,膝盖处的筋断了,胫骨、腓骨都被打折,不能行动。后来,他在副官卢冬生的救护下来到香港。他们刚坐到马路边,巡捕就过来用棒子乱打。他们只好搀扶着往前走,最后实在走不动了,陈赓指指路中间的房子:“你背我到里头去坐坐吧!”
 
  卢冬生用衣角抹着满脸汗水:“那是厕所!”陈赓说:“厕所也行。如今只有它对咱们开放。”
 
  他们蹒跚着走进厕所,暂得半个时辰的喘息。汗水流尽,肚皮也饿得咕咕直叫。陈赓抬起头,看见不远处有家挂着大招牌的西餐馆,便自言自语道:“要有顿西餐吃吃多好。”
 
  卢冬生听见,马上站起来,掏出口袋里的钱数了数,高兴地说:“还够,我去叫!”
 
  不一会儿,一个戴着白帽子的跑堂的托着一份西餐,跟着卢冬生,吹着口哨过来了。到了厕所门口,跑堂的东张西望,问:“用餐的人呢?”
 
  卢冬生认真地指指厕所门:“在里面。”跑堂的以为被愚弄,倏地变脸,掩住鼻子破口大骂:“赤佬,寻开心!你要砸我们的生意呀?”
 
  陈赓在里面听得哈哈大笑:“冬生你太老实,我一句话你就去了。你不想想,谁家的西餐肯送到厕所里来!”
 
  狼吞虎咽鸡蛋面,他被说是吃“杀头饭”
 
  1931年,陈赓因叛徒顾顺章出卖,被国民党关进南京监狱。在党组织营救下,他跑回上海江苏省委,党组织派人送来衣服,并给他理了发。厨师还给他做了一大碗热腾腾的鸡蛋面。陈赓大口大口地吃着,觉得这是出狱以后吃的第一顿党的饭,感到格外香。他深信党依然记得他,他也正等待组织上重新分配工作。
 
  江苏省委机关的人都相继离开了,只有陈赓在埋头吃面。这时,省委组织部部长康生来了。他一见陈赓,大惊失声:“你怎么在这儿?”
 
  “我从南京逃出来的。”陈赓兴奋地向他伸出了手。康生没接,上下打量着陈赓刚理的头、刚换上的衣服和桌上那一大碗面。
 
  陈赓又低头吃面,心里却在琢磨:莫非他还记着那场不愉快?
 
  原来,陈赓上次来上海治腿伤,上海中央局怕他出事,就让他住在靠法租界边沿的康生家里。康生有些犯愁,因为是组织的决定,又不好推辞,勉强让陈赓住下来,但不许他出门,说:“如今上海这地方环境十分恶劣,你熟人太多,别惹麻烦……”陈赓知道他胆小怕事,就闭门谢客。可康生还是害怕,坐立不安。过了几天,康生找个借口搬走了。后来,陈赓无人照料,也只得搬走。
 
  这次,康生的脸色十分阴沉,问道:“你知道叫你洗澡、剃头、吃饭是什么意思吗?”
 
  “不知道。”
 
  “脱党三个月就要杀头的规定你不知道?”
 
  “知道。可我……”不等陈赓解释,康生便打断他的话,说,“别吃这碗‘杀头饭’了,赶紧走吧!”
 
  陈赓又扒了两口饭,寻思着。康生脸色煞白,夺下陈赓的筷子:“你的目标太大,你再不走,整个省委都要受连累了……”
 
  “好,我走。”陈赓平静而坚决地说。
 
  这次等于是康生“救”了陈赓,可康生没少埋怨他。后来延安整风时,一天,陈赓正和彭德怀聊天,康生撩门帘进屋,听到他们在谈往事,便不阴不阳地怪罪起陈赓:“当年你要是把蒋介石毙了,现在哪要打那么多仗!”

更多精彩原创内容请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

大家还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