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将许世友七个子女今何在

许世友上将共育有七个子女:3个儿子,4个女儿,他把孩子们都送到军营锻炼。子女参军后,从不给特殊照顾,用许世友的话说:“孩子参军就是部队的人了,好坏由部队去管,路子由自己去走。”

  许世友上将共育有七个子女:3个儿子,4个女儿,他把孩子们都送到军营锻炼。子女参军后,从不给特殊照顾,用许世友的话说:“孩子参军就是部队的人了,好坏由部队去管,路子由自己去走。”他去世时,七个子女都是部队团以下的干部或专业人员,没有一人因“沾光”“照顾”而当上“大官”。

  长子许光:“满门孝子”
 
  许光是许世友长子,1929年出生,由奶奶拉扯长大。全国解放后,许世友将他从大别山接到大城市,让他当了兵,送他到学校补习文化。
 
  参军入伍后,许光先后在华东军政大学山东分校、第十二步兵学校、第五航空兵学校、中国人民海军第一海军学校和海军高级学校(今大连海军舰艇学院)学习,成为新中国成立后我军第一批本科学历的海军军官、北海舰队的首批舰艇长。
 
  许光在战友面前从没说过自己是许世友的儿子,他对自己严格要求,工作勤奋扎实,学习刻苦,成绩优异,深得所在部队领导的赏识,官至团职干部。
 
  1956年5月,许世友经过反复思考,把在海军北海舰队当舰长的许光叫来,进行了一次长谈,说:“自古忠孝难以两全,我参加革命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能在你奶奶身边伺候尽孝,欠老人家的实在太多了,你就回家替我照顾你奶奶吧。”
 
  许世友是个孝子,许光也是一个孝子,他为了替父亲尽孝道作出了最大的牺牲,毅然从海军调到了老家河南新县在人武部任职,由海军作战部队的军官改任县人武部参谋。
 
  上世纪80年代中期,负责整理《许世友回忆录》的作家徐良文到许世友的老家河南新县采访了许光。当时,许光任县人大副主任,是退居二线的闲职。他家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腿摔伤了也没有住院,走起路来一拐一拐。当徐良文告别时,许光为难地说:“家乡很穷,我一辆破车也没有,真对不起你。这样吧,我送你到公共汽车站。”
 
  许光坚持一拐一拐,步行半个小时,把徐良文送上车。徐良文隔着车窗,目睹伫立在风雨中的许光,赞叹一声:满门孝子!
 
  多年来,许光坚持低调,很少在公开场合出头露面。他于2013年1月6日去世,享年84岁。
 
  二子许建军:许世友差点儿枪毙他
 
  许世友二儿子许建军最高职务也是团职,原南京空司团级参谋,20世纪80年代初被诬陷入狱,现已平反。在许世友的三个儿子中,许建军最让他操心,最使他伤心,也最使他不放心。
 
  某次全国党代表大会上,一位中央领导人转告许世友,他的一位儿子触犯党纪国法,已经被捕归案。虽然事情已经过去好久,但许世友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因为在许世友的领地里,谁敢在许世友面前讲这个不祥的消息?
 
  许世友果然怒吼起来:“枪毙,一定要枪毙!”当场在一旁的目击者说:“那表情,那神态,如果他儿子在场,他肯定会拔出枪来真干!”
 
  许世友是在党的培养下成长为一名高级将领的,他对子女的要求是极其严格的,有时甚至过分。他的思维是直线型的:他把儿子交给组织就放心了,就像自己当初把一切交给党一样。儿不孝,父之过,组织也有过。
 
  1985年10月,许世友在病危期间,有时睁大他那失去光彩的眼睛,费力地朝四周转动,看着一副副熟悉的和不熟悉的面孔。只有极少几个人猜得出他的眼睛在寻找许建军,他的心在呼唤许建军。他已经三年多没有见到这个儿子了。在弥留之际,多么想见许建军一面。
 
  许建军终于风尘仆仆赶来,站到了爸爸面前。他的鞠躬,他的默哀,他的忏悔,面对的已是爸爸的遗体。

更多精彩原创内容请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

大家还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