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时代最缺粮的地方竟是江浙

明清时期虽然江浙一带的经济发展仍然是全国的龙头老大,但农业所占比例越来越小,粮食需求非常大。

    连绵的战火是原因之一。江浙地区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地方割据,关卡林立,壁垒森严,必然阻塞交通,不利于商品,尤其是粮食类等大宗商品的运输和流通。太平天国战争连绵十几年,对这一地区的农业生产打击可想而知。
 
    雍正初年,当地官员向皇帝汇报说:“江苏地方,外似繁华,中实凋敝,加以风俗奢靡,人情浮薄,纵遇丰年,亦难为继”,以“风俗奢靡”概括缺粮原因,显失公允。人口密度大才是真实原因。1840年,江苏的人口为每平方英里1107人,居全国各省之冠;浙江的土地面积在各省中最少,人口也居前列。这意味着江浙地区每个人平均占有的自然资源相对较少,人均耕地少,人均粮食拥有量也小。
 
 
    城市的经济繁荣以及城市的初步形成也是重要原因之一。上海以及江苏的苏州、无锡、南京等大城市群落兴起,浙江的小城镇雨后春笋般遍地开花,如嘉兴的濮院镇、杭州的北新关镇等,都很有名。它们不断扩张,挤占成片成片的农田,同时吸引大量农民进城,使得农村劳动力减少。而此时的米谷也不仅仅作为食物存在,它们更多变成了酿酒、食品加工等产业的原料,因此对米谷的需求越来越大。
 
    与此同时,江浙一带的农民大量种植各类经济作物。江苏缺粮很大原因在于棉花发展太快,挤占了粮田。我国棉花的种植最早是在西南西北的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宋元时期的黄道婆从海南黎族乡亲处学来纺织技术并加以改进,在沿海一带推广以后很受欢迎。
 
    技术的改进带动了下游产品的生产,明清时代,棉花在江苏迅速普及。但归根结底,还是当时的人对棉制品的需求增加了,需求促进生产。用现代术语来讲,就是需求侧的变化带来了供给侧的变化。需求与供给向来是相互促进,单方面强调哪一侧都不行,总体平衡才能有健康的发展。
 
    同样的道理也可以用于浙江的蚕桑业。在浙江,大部分农田用于养殖蚕桑。“杭嘉湖各县,民多育蚕,绍兴亦有”,“田中所入与蚕桑各具半年之资”。
 
    还有一个原因,说来较为复杂。朱元璋最初举事的时候,苏浙一带的百姓大多同情他的对手张士诚,与其一起对抗朱元璋。朱元璋建立明朝后,特意在这一地区加重赋税。朱元璋死后,历代地方官员食髓知味,舍不得放弃这块肥肉,就以祖制的方式将这一收税方案延续下来。然而农田出产有限,如果单纯靠种田,根本不够交税。百姓为了完成赋税,只好寻找一些收入更高的生产方式,这便是种植棉花,发展桑蚕业。
 
    徐光启在《农政全书》中如此描述这一现象:“海上(松江地区)官、民、军、灶,垦田几二百万亩,大半种棉,当不止百万亩……壤地广袤,不过百里而遥,农亩之入,非能有加于他郡邑也。所繇共百万之赋,三百年而尚存视息者,全赖此一机一杼而已。非独松也,苏、杭、常、镇之币帛,嘉、湖之丝纩,皆恃此女红末业,以上共赋税,下给俯仰。若求诸田亩之收,则必不可办。”
 
    总体看来,明清时期虽然江浙一带的经济发展仍然是全国的龙头老大,但农业所占比例越来越小,粮食需求非常大。
 
    自然,湖广一带的粮食运到这里来,也不是全被这里的百姓消费掉。当时苏州、上海一带有大量河网水道,是天然的货物中转站,也有一部分湖广粮米从这里转运到陕西、河南、直隶、山东等地,供给全国。但因为绝大多数粮米被运往这里,给人造成了江浙缺米的强烈印象。(据沿海时报·经典旧闻)

更多精彩原创内容请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

大家还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