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向前的一次遇险经历

  1934年的一天,徐向前所部在陕南镇巴县遭遇驻守陕南的国民党军队的进攻,由于敌众我寡,徐向前和他的警卫排被打散。加之迷路,徐向前和几个参谋误入渚河下游——陕西镇巴县和紫阳县交界的花楼庙一带。此时,刘湘在东线部署的第五、第六路近60多个团的军队

  1934年的一天,徐向前所部在陕南镇巴县遭遇驻守陕南的国民党军队的进攻,由于敌众我寡,徐向前和他的警卫排被打散。加之迷路,徐向前和几个参谋误入渚河下游——陕西镇巴县和紫阳县交界的花楼庙一带。此时,刘湘在东线部署的第五、第六路近60多个团的军队开始全面进攻。徐向前所遭遇的敌军也展开了地毯式搜查,情况万分紧急。
  
  恰在这个时候,紫阳县红椿镇红阳村(今民利村)农民任必亭领着两个亲戚到四川去背盐路过这里。据任必亭回忆,他们沿渚河走到花楼庙附近,遇见4个穿军服的人躲藏在河边一处山沟里。其中一个军人走出沟来,主动跟任必亭打招呼,说:“喂,老乡,我们是红军,我叫徐向前。我们指挥部被打散了,准备回万源,迷了路。前面有国民党的关卡,一时过不去,你有办法帮我们吗?”他接着又说:“国民党出赏,抓住一个红军给大洋1千块,抓到我徐向前赏3万块,你看是把我交给保安团呢,还是把我们送过四川去?”
  
  任必亭急忙说:“那号混财我想都没想过。其他办法没得,我们是背脚的,正要到四川去背盐。你们把那身衣服脱了,把我们带的多余衣服换上,把手枪藏起来,见人莫搭腔,只跟我们走就是,我有办法帮你们过去。”走到离万源不远的渔渡坝,果然遇到关卡,哨兵盘问。任必亭早就想好了怎么应对,说:“我们是背盐的,盐还没背到,就遇土匪抢了。”
  
  哨兵要检查,任必亭说:“我要见你们黄源甲营长!他是我干儿子。”原来,这位黄营长早年是紫阳县红椿坝的一个游手好闲的少年,有一年冬天,赌博输光了钱,最后没钱给别人了,被人毒打,赢家要扒光他的衣裤。任必亭正巧路过,喝住打手,替他还了钱,保住了他衣服,并带他到家里治好了伤,劝他做些正经营生。此后黄伤好就去投军,因作战勇敢升至营长。
  
  一翻客套后,任必亭对他说,因为自己经常被抢,为防土匪,所以同伴们带了枪,希望能从他这里通过而不被检查。黄源甲说:“干爹是我救命恩人,莫说这点小事,再大难处我也应该帮忙。”黄营长按照任必亭的要求,特意做了一面写有他们驻军番号的小旗。第二天吃了早饭,徐总一行人果然一路畅通无阻地到了四川万源的大竹河。(据《沿海时报》)

更多精彩原创内容请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

大家还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