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为何没有对故宫下手?

日本投降后,沈兼士作为接收要员来到北平,对故宫的文物进行了清点与接收,结论是:沦陷期间,由于留守职员的尽心尽责,院藏文物和古建筑均未遭受严重损失,因此对他们进行了表彰。

    北平沦陷后,国民政府已是自顾不暇,对于故宫博物院更是无暇他顾,除极其重要的文物南迁外,故宫的日常维持、留守人员的生计都来不及安排。只是受前院长马衡的委托,由原总务处长张庭济全力支撑危难的困局。
 
    沦陷期间,按日本占领军的要求,北平各机关单位都要由日本人当顶头上司的顾问,进驻该单位。但故宫博物院以故宫不是机关单位为借口,顶住压力,从始至终没有让一个日本人插手院务,这不能不说是沦陷时期的一个奇迹。
 
 
    分析其中原因,主要有三:其一,日本人武力占领中国大片领土和重要城市后,气焰嚣张,意在灭我中华,珍宝器物顺理成章被看成囊中之物,被定义为“外府”收藏,从而引起国人的广泛抵制与反抗;其二,与当时一大批正义清廉的社会名流、知名学者的关心支持密不可分,比如朱启钤、叶公绰、陈垣等。他们大都是原北洋政府的高官、知名学者、史学教授,在社会上有一定的影响力,通过各自的手段,有的是门生,有的是师生关系等与日本人虚与委蛇,竭力交涉,始终不让他们插手;其三,就是单士元等一批留守人员精诚团结,同仇敌忾,誓死与故宫共存亡。
 
    1944年,北平的汉奸组织“献铜委员会”搞“献铜”运动,敲锣打鼓的运动涉及千家万户,故宫这样的单位也同样不能幸免。当时故宫博物院的主事者祝书源虽然是伪政权派来的,但也曾是朱启钤的老部下,对这个献铜运动并未积极响应,并提出故宫中的铜物件不是一般的铜器,不能交出去。尽管以此为借口拖延了很长时间,但最后没有开放的殿院的铜缸和铜灯罩、座还是被劫走了百余个。至今,我们看到某些殿院只有石座而没有铜缸,就是那个时候被劫走的。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后,沈兼士作为接收要员来到北平,对故宫的文物进行了清点与接收,结论是:沦陷期间,由于留守职员的尽心尽责,院藏文物和古建筑均未遭受严重损失,因此对他们进行了表彰。(据经典网旧闻综合)

更多精彩原创内容请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

大家还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