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爆发前胡适的经济生活

清末民初的30年间,参与新文化运动的那批文化人大多经济宽裕,其中一个典型例子是胡适。

  26岁就任北京大学教授
  胡适在1917年6月9日从纽约启程,搭乘海轮回国,并专程回到安徽绩溪老家,与母亲小住一个月。开学之前,他应聘就任北京大学文科教授。胡适到北京大学文科讲授中国哲学、英文修辞学课程,他在美国所写的博士论文就作为北大哲学课的讲义。这一年,26岁的胡适,就拿260银圆的月薪。
  北大教授是胡适理想的职业。他在9月30日寄给母亲的信中写道:适之薪金已定每月二百六十圆……适现尚暂居大学教员宿舍内,居此可不出房钱。饭钱每月九圆,每餐两碟菜一碗汤。适意俟拿到钱时,将移出校外居住,拟与友人六安高一涵君。
  不久,胡适和安徽同乡高一涵合租一处僻静的住房,每月租金6银圆,每人仅出3圆。上课一个月后,立即加薪为本科一级教授。10月25日胡适又写信给母亲说:适在此上月所得薪俸为260圆,本月加至280圆,此为教授最高级之薪俸。适初入大学便得此数,不为不多矣。
  胡适在北京大学有了可靠的经济基础,他很满意,从此安心于学术。
 
 
  胡适在北京租屋定居
  1918年3月13日、27日,他在写给妻子江冬秀的信中说明,在靠近北京大学红楼的地方,已看完了一所房子,地方离学校很近(与江朝宗住宅相隔一巷)。已付了定钱,预备搬进去住。房租每月20银圆,确实很便宜、很划算。
  胡适租赁的新居在钟鼓寺14号,是个典型的四合院,共有17间房屋,一进门是9间正房,两侧为厢房,旁边有耳房。正房是寝室和书房,两厢为客房及会客室。五间偏房作厨房及佣人住处。厨房比较小,庭院也不算宽大,有几棵小树,几盆夹竹桃。那时,胡适尚无多少积蓄,因而租赁了这座普通的四合院。
  胡适原想把老母亲和新婚妻子接到北京来共同居住。但胡适的老母年老多病,不肯北上,只有妻子一人来京。胡适按月寄30圆赡养老母,或托人带些药品、食品之类,以尽孝心。
  “中产的知识阶级分子”
  当时的胡适稿酬源源不断,他的经济状况更阔绰了。不过,他本人的生活还是简朴的。
  胡适的日常生活怎样呢?他是在家乡安徽绩溪县长大的,因而他习惯于吃家乡饭菜,尤喜食徽州锅,每日三餐,不吃零食,也不常吃水果。胡适的衣着比较简单,只有出国时才穿西服,平常穿的是长衫。衣服料子多是一般的棉布、丝绸、呢绒、毛皮等。他没有很值钱的衣服。他的穿着,谈不上朴素,也并不华丽,只是穿的整齐干净,保持着学者派头,庄重又潇洒。江冬秀也没有什么珍贵的衣物。
  他的书斋里有个大写字台,两个书橱,一张皮面转椅,几只木椅。四壁空空,没有挂名人字画。书桌上乱堆着书籍,有文房四宝和烟灰缸、火柴、纸烟等。他的藏书数量不少,但很贵重的“善本”不多,书籍都放在他的书库里。
  从1930年11月到1937年7月住在北平的7年间,胡适的月薪、加上版税和稿酬,估计每月平均收入1500银圆左右,合今人民币4.5万元。他虽不如康有为、梁启超那样富裕,但他的平均年收入是鲁迅的两倍多。鲁迅自认为是“中产的知识阶级分子”,那么胡适可算中等偏上的知识分子了。
  胡适周济别人
  胡适的日常开销很大,除了他一家的生活费用,他还时常热情地周济别人。林语堂去美国哈佛大学留学时,每月能得到40美圆的半额奖学金,他以为这是因为曾在清华教过书,是庚款的捐助,他回国之后才知道这原是胡适个人对他的资助。林语堂在《八十自叙》中写道:我去找校长蒋梦麟,感谢他借支两千大洋。蒋博士诧异地说:“是胡适自掏腰包。”我才知道胡适真够朋友,遂在年底前还清了。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胡适远渡重洋,出任中国驻美国大使,开始了另一种生活。(据经典网 旧闻综合)

更多精彩原创内容请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

大家还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