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中将林维先的戎马生涯

林维先(1912~1985),安徽省金寨县人。1929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新中国成立后,林维先先后担任南京军区、武汉军区副司令员等职。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1985年7月28日在武汉病逝。

  蒙冤受屈师长当挑夫
  林维先1929年参加红军,土地革命时期转战于鄂豫皖苏区。由于他英勇善战,因而由士兵逐步晋升为红25军82师师长,为恢复和保卫苏区屡建奇功。在与敌人殊死搏斗中,他曾8次负伤。
  1934年冬,鄂豫皖省委领导人偏听偏信,将皖西道委书记郭述申撤职,任命省委常委高敬亭担任此职。高敬亭执行王明、张国焘的错误肃反路线,将红82师一批指挥员错误杀害,时任红82师师长的林维先,被打成“第三党”骨干分子。将要行刑时,全师指战员跪地痛哭,以死相保,高敬亭才免他一死,但被撤销一切职务。
  由于鄂豫皖省委的“左”倾错误领导,致使曾发展到1.3万多人的红25军因战死、冤死或其他非战斗性减员,最后仅剩下3000余人。面对10万多敌人的疯狂“围剿”,为避免更大损失,中央命令其主力部队撤离鄂豫皖苏区,踏上了长征之路。被留下的皖西道委书记高敬亭,为了坚持大别山苏区的斗争,将地方部队和一些体质稍好的红军伤病员集中起来,组成了800多人的红218团,下辖两个营和一个交通队。另将肃反被撤职处理的红军干部组成苦工队,林维先便是苦工队里的一名挑夫。
  红25军长征后,鄂豫皖苏区被分割得七零八落,红218团不仅枪枝弹药奇缺,就连吃粮也非常困难。为解决军民的吃饭问题,高敬亭命令罗成云团长和熊大海政委带领200多人到霍邱南乡产粮区的白塔畈征粮。天亮时到达目的地,团长和政委带领部队分头找地主、富农征粮,又命令交通队一个排看管苦工队,隐蔽在山坡丛林里,并向北警戒可能由霍邱、六安来犯之敌。下午2时左右,驻霍邱大顾店的敌保安第3团,得知所属防区的白塔畈有红军活动的消息后,便派一个连前来“清剿”。
  当敌人距苦工队隐蔽处千米左右时,林维先对交通队队长吴大友说:“敌人看样子是保安团,他们历来是我们的手下败将,不用怕,跟他们干!”当时苦工队有80多人,每人只有一根扁担,没有枪枝。于是他又对苦工队进行动员说:“冤死不如战死,战死了还算烈士,冤死在自己队伍里算个啥?”他的话激励了交通队,也鼓舞了苦工队。大家齐声说:“和白狗子拼了!”
  林维先原是红82师师长,大家都很尊重他,交通队队长吴大友原本就是他的部下。吴大友说:“林师长,你就指挥我们干吧。”敌人进至苦工队隐蔽的山坡时,林维先一声:“冲啊!”几十条扁担在敌群中左劈右砍,与敌人厮打在一起。一个骑马的敌军官,见林维先只拿一根扁担,举起手枪就打。林维先就地一个翻滚,到了马下,一扁担将敌人扫下马来,紧接着又是一扁担,打得那家伙脑袋开了花。林维先缴了他的枪,撕下符号一看,是上尉连长。便骂道:“什么狗屁连长,还顶不上我一个挑夫。”
  傍晚,征粮队挑着几百担粮食,缴了100多支枪,胜利而归。原先手无寸铁的苦工队,如今每人背了一枝枪,林维先腰间还别了支手枪。高敬亭高兴极了,摘掉了苦工队的帽子,编为红218团的第3营,命林维先任营长。
  被毛主席赞为“游击专家”
  在三年游击战争中,红218团与敌人巧妙周旋,发展壮大成红28军,林维先也成为军领导成员之一。红28军在与党中央失去联系的情况下,转战于鄂豫皖边区,牵制10万敌军,屡屡粉碎敌人的反革命“清剿”。林维先后来被毛主席赞誉为“游击专家”。
  三年游击战争时期,敌人得知林维先是红28军的“大官”,对他恨之入骨,残忍地将他的7位亲人杀害了,仅一位出嫁他乡的姐姐幸免于难。抗日战争爆发后,红28军被改编为新四军第四支队,林维先任支队参谋长、副司令员,后任新四军第7师副参谋长兼19旅旅长,在安(庆)桐(柏)舒(城)合(肥)公路沿线,不断袭击日军,开辟了皖中抗日根据地。
  解放战争期间,林维先任七纵副司令员,参加宿北、鲁南、莱芜等战役;淮海战役中,任华东军区后备兵团司令,在鲁中南的广大地区开展支前工作,两个月内,动员8万农民参军,筹集1万多辆骡马大车和数百万公斤粮食支援前线,为淮海战役的胜利提供了强有力的后勤保障。上海解放后,林维先任淞沪警备区第一副司令员,负责反特工作。他组织精干力量,先后侦破案件160多起、破获特务组织50多个,捕获敌特分子7000余人,对稳定上海的社会治安发挥了重要作用。
  1954年初夏,林维先调任浙江军区司令员,翌年1月,协助张爱萍将军指挥陆海空三军联合作战,一举解放了一江山岛。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在以后的岁月里,林将军先后担任南京军区副司令员、武汉军区副司令员等职。1984年退居二线后,积极热情地承担中央军委赋予他主持编写《中国工农红军第28军战史》的任务。1985年7月在武汉病逝。(据经典网旧闻综合)

更多精彩原创内容请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

大家还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