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无烟日| 当戒烟成为一种日常

幽默大师马克吐温曾说:戒烟是世界上最简单的事,我最少戒过三千次。对于一些“老烟枪”,戒烟如同那些反复减肥的人一样痛苦,“放下香烟,立地成佛”之路,任重道远。

  1987年,世界卫生组织建议将每年4月7号定为“世界无烟日”,但是1989年起此节日就变成了5月31日,因为明天就是“六·一”,今天让大伙戒烟关注儿童的呼吸道健康名正言顺。
 
  
 
  除了跟儿童节扯关系,为了让烟民回头是岸,各国也是费尽脑汁,花样层出不穷。
 
  最温和的方式:呼吁
 
  喊口号是我们最擅长的,在我国,最常用的口号莫过于:珍爱生命,拒绝吸烟!
 
     
 
  珍爱生命系列还有众多同胞兄弟,无不带着浓厚的中特社主气息:
 
  “珍爱生命,远离毒品”
 
  “珍爱生命,谨防溺水”
 
  “珍爱生命,预防火灾”
 
  “珍爱生命,反对邪教”
 
  “珍爱生命,远离传销”
 
  “珍爱生命,节约用水”
 
  “珍爱生命,请勿酒驾”
 
  。。。。。。
 
  世界如此凶险,出门真得当心。
 
  世卫组织每年也会为这个节日想一个主题,这么多年来包括“青少年不要吸烟”、“烟草吞噬生命”、“妇女与烟草”、“清洁空气,拒吸 二手烟”、“公共场所不吸烟”、“提高烟草税”等几乎被喊了个遍。
 
  在烟盒上印“吸烟有害健康”也不是我国独一无二的做法,这是一项公约。
 
 
 
 
 
  英国:香烟杀人。
 
  美国:吸烟导致肺癌心脏病肺气肿或影响妊娠。
 
  日本:根据流行病学调查,吸烟者死于肺癌的概率比不吸烟者要高出2到4倍。
  澳大利亚:图文并茂。
 
  可惜光靠喊口号显然已经让大众免疫,熟视无睹,效果渐微。
 
  最让烟民反叛的方式:强烈呼吁
 
  为了刺激烟民的神经,出现了一批匠心独运展现强大冲击力的戒烟公益广告,改温和呼吁为强烈呼吁。
 
 
 
 
  巧妙是巧妙,然而不少抽烟者表示一上来就咣咣给你整一个烂肺或者骷髅头,直言你再抽烟心肝肺也烂了,简单粗暴,完全不考虑吸烟者的感受,一点都不友好。很多抽烟者看到广告第一感受是:好吓人,赶紧点根烟压压惊。
 
 
 
  可见光靠口号远远不够,还需配合行动。
 
  最有压力的方式:舆论
 
  “我已经95%地戒了烟。”这不是句笑话,而是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名言。奥巴马有着20多年烟龄的老烟民,多年来一直在努力戒烟,但总是功亏一篑。
 
  在竞选美国总统前,其夫人米歇尔就曾公开表示,戒烟是她支持丈夫参加总统竞选的先决条件,“他不能当一位吸烟的总统。”
 
 
  奥巴马在自传中曾提及他10来岁时就抽烟。有报道说,奥巴马烟瘾最重时每天抽七八根烟,平时则抽两三根,但不是天天抽。当选之后,他多次信誓旦旦表示会戒烟。如同其他戒烟的人一样,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而这位美国总统在吸与不吸之间的挣扎,又引起不少烟民共鸣。他的软弱无助,也成了他亲民可爱之处。
 
  如今,奥巴马即将卸任,奥巴马烟瘾是否戒掉终于不再成记者追问的热点,大概也让他松了口气。
 
  在德国,公司员工间,吸烟者常常被大家另眼相待。而近四成德国人表示不会考虑吸烟者做伴侣。
 
  无论对于大人物还是普通人,在戒烟这件事上,舆论对于他们,是压力与动力并存。
 
  最有效的方式:罚款和涨价
 
  具备浪漫情调的法国人如果发现在禁烟区内吸烟,抽烟者将会被罚款68欧元(1欧元约合人民币8元),禁烟警察看到后就可直接对抽烟者进行罚款。
 
  严谨的德国人则会将抽烟与晋升问题挂钩,同等条件下,不吸烟者会有限获得晋升资格。在罚款最严重地区,吸烟第一次罚款35欧元,最高罚金可达2500欧元。
 
  在新西兰购买一盒香烟的钱可以在超市买到两袋面包片、一盒麦片、一瓶牛奶、一打鸡蛋、一瓶花生酱、一罐意大利面调料和几根香蕉。有新西兰官员认为“涨价是最好的禁烟办法”。
 
  我国去年5月也曾将香烟批发环节从价税率由5%提高至11%,半月后有媒体称青少年中的销售量下降了18%,对成年人的影响就比较弱。
 
  一方面,我国吸烟人数超过3亿,7.4亿非吸烟人群受二手烟的危害烟;另一方面,烟草行业每年给国家贡献近1/10的财政收入,涨价与控烟 ,这是一笔复杂的账,难以权衡。这可能也是至今我们还没有一套全国性的禁烟法令的原因之一。
 
 
  幽默大师马克吐温曾说:戒烟是世界上最简单的事,我最少戒过三千次。对于一些“老烟枪”,戒烟如同那些反复减肥的人一样痛苦,“放下香烟,立地成佛”之路,任重道远。
 
       也许只有当禁烟成为一种日常,戒烟成为主观的行动,喊口号不再是世界无烟日的独特活动时,情况才会有所改变。
 

更多精彩原创内容请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

大家还关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