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屏宋美龄”邬君梅 有风情的上海女人

她是宋美龄的银屏化身,是《末代皇帝》里暗自哀愁的文绣,也是《雪花秘扇》中优雅到极致的姑姑……邬君梅,一个优雅而风情的上海女人,有怎样的保养之道呢?

  为大型展览“东方承诺”策展而来的邬君梅着一袭美艳精致的束身旗袍,面向东方明珠,深深吸了一口黄浦江送来的清爽空气:“上海是家,我是外滩的女儿”。
 
邬君梅
  天生丽质 也要重视保养肌肤
 
  “你女儿比你好看,她的眼睛比你会说话。”邬君梅还是小姑娘时,导演谢晋就曾这样和邬君梅的母亲、上影演员朱曼芳预言道。
 
  从小跟母亲在片场长大的邬君梅,演员梦来得又简单又实际。有一次她和母亲一起去买肉,被肉贩认出了朱曼芳,拎着一块最好的肉塞在妈妈手里。还是小女孩的邬君梅当时就觉得“当演员真好,有肉吃!”
 
  1983年被黄蜀芹导演挑去拍《青春万岁》。两年后,意大利导演贝托鲁奇筹拍《末代皇帝》,满世界找演员,邬君梅得到了《末代皇帝》中“文绣”一角。
 
  事业刚刚起步,邬君梅却又动起了出国深造的念头,“我当时就特自信地跟我妈说,一定要去好莱坞做明星。”1987年的秋天,20岁的邬君梅怀揣着300美元踏上了求学之路。在夏威夷,为了维持生活,邬君梅做过三个孩子的保姆、推销过吸尘器。每顿饭就只吃最便宜的鸡肉,被同学戏称“鸡婆婆”。直到《末代皇帝》获得奥斯卡多项大奖,邬君梅才一下子从一个连生活都成问题的小留学生成为了众人眼中的明星。学校破例给她奖学金,在美国也开始有人找她拍电影。1989年邬君梅转到了洛杉矶大学学习电影并开始了她在好莱坞的生活。随后,片约如雪花一般飘然而至,《忍者神龟》《铁与丝》《喜福会》《天与地》……邬君梅终于在好莱坞站稳了脚跟。
 
  自信的女人最美丽。当然,除了自信,邬君梅也有自己的独门美丽秘笈。经常会满世界跑,虽说旅途需要一个好身体,但在陌生的环境里,其实敏感的肌肤才是首当其冲接受挑战的。“我一般从上飞机就开始为肌肤倒时差做准备。面膜和保湿喷雾很管用,在工作状态紧张、肌肤状态紧张的时候,它们是最好的紧急补救措施。”
 
  例行体检 筑就健康保护长堤
 
  除了初试啼声的《末代皇帝》,让西方观众对邬君梅“眼睛一亮”的作品,还有华裔导演王颖的《喜福会》。在拍摄《喜福会》时,幸运的邬君梅又在异国他乡收获了自己的爱情。“我们是在工作中认识的,他是那部戏的制片兼编剧,我是前4集的女主角。”不知不觉间,两个年轻人相互有了好感。在事业巅峰之时,邬君梅选择了结婚,1996年12月18日他们在拉斯维加斯的一个烛光教堂举行了婚礼。
 
  2004年拍摄电影《美人依旧》之后,邬君梅和丈夫奥斯卡逐渐将工作重心转到中国,还在国内开办了工作室。与此同时,邬君梅也在表演上找到了新的乐趣,《建国大业》里的宋美龄,《蜗居》里的宋太太……这一个个看似戏份不重,却十足抢眼的角色,邬君梅都演得十分用心:“在好莱坞,演员最好的阶段是35岁之后开始的。我觉得现在我就处在这样一个阶段,很成熟但外表还够年轻。这段时间是最有魅力的。”
 
  事业愈发忙碌,但邬君梅直言自己从不会因此忽视健康,甚至每年都会坚持到医院做一次全面体检。“有些人对体检有一种恐惧感,怕查出病来吃不好、睡不好,加重病情,因此遇到体检就做‘逃兵’,这是对自己极不负责的一种表现,因为体检其实是在为我们的健康筑就保护堤。”邬君梅还表示,及时的体检能对疾病做到早发现、早治疗,“有了问题就该请教医生怎么去补救,防止小病扩大。”
 
  跨国婚姻 保鲜有道尤如初恋
 
  不只是《雪花秘扇》中的“姑姑”这个角色,在邬君梅的从影记录里,有太多“极品女人”的印记。而如今的她,更是“上海女人‘这一国际符号的标志性人物。邬君梅本人对“上海女人”的界定非常有趣:上海女人,应该比较好看,比较精致,有腔调,有品位,有风情,但同时也有分寸感,“风情也不能风情到轻佻的地步,是一种有分寸的风情感”。
 
  但在生活中,邬君梅又不仅仅是个有风情的上海女人,更是一个幸福的上海女人——从小到大,性情爽朗的她好友无数,陪伴她走过人生的每一个阶段。更重要的是,她和丈夫奥斯卡十几年的感情至今依然有如热恋,甜蜜程度羡煞旁人,堪称娱乐圈婚姻的典范。至于20年夫妻关系始终融洽的”秘诀“,邬君梅说,丈夫对自己十分宽容,两人之间也充满了信任,即便偶尔她外出拍戏,也是“小别胜新婚”。“我们沟通得挺多,努力让对方快乐,彼此体贴。我们很亲密,像好朋友。我觉得幸好我嫁了个外国男人,你知道外国男人很多时候比中国男人要简单得多,而我上海女人那种软硬功夫在外国男人身上相对就管用得多。”
 
  当然,幸福靠的也不仅仅是“软硬功夫”。从前在好莱坞,邬君梅就主动为婚姻变“懒”,一年至多只接一两部戏,“老公的工作比我的重要,他回家,我保证会在家等他。”(据经典养生)

更多精彩原创内容请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

大家还关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