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MPA之父”夏书章:百岁老人不稀奇

夏书章,中国当代行政学的主要奠基人,中国MPA之父,中国行政管理学界的泰斗。如今这位年近百岁的老人,依然幽默风趣,活到老学到老,他是如何养生的呢?

  1919年,夏书章出生在五四运动的前夕,命运似乎决心让他成为中国近现代史的“活化石”。中学期间夏书章曾两度辍学,饱受贫穷、战争、离乱,但他依然坚持读书,兼学英语,终于如愿考上“国立中央大学”。1943年大学毕业后,夏书章在学术上依然执着,前往美国芝加哥大学攻读行政学学位。1946年,夏书章以毕业论文《中国战时地方政府》通过答辩,成为最早在国外获得公共管理硕士(MPA)专业学位的中国留学生。学成归来,1947年,时任中山大学校长王星拱力邀夏书章前往任教,最终,他成为中大当时最年轻的教授。
夏书章,百岁老人,养生之道
 
  有人说,“人到中年万事休”,“七十老翁复何求”,感慨中老年人过了巅峰之境,对人生不再有强烈的追求。然而,夏书章很讨厌这两句诗,身为中大最年长的教授,他偏偏不服老:“我不同意,我只知充电与加油。”
 
  一次采访前,他已经读完了一份《中国社会科学报》,回家后,他还要读《光明日报》、《参考消息》等,也看《广州日报》等本地新闻报纸。每晚雷打不动的,是坐在电视前看《新闻联播》。
 
  这些年,他止步于中大,较少到外地参与学术活动,但经常激扬文字,发表见解。他在《中国行政管理》开设《夏老漫谈》专栏,写一千多字的小文章,从《简政放权》到《怒批懒政》,从《海绵城市》到《王婆卖瓜》,夏书章涉猎甚广,又不乏鞭辟入里的深见。对于年轻人,他期望甚殷。“一些年轻人总是把国家的一些政治表述看成是政治口号,实际上这些话简洁明快,正是中国共产党对长期以来治国理政、理论联系实际、历史经验的总结,我们更应该去关注研究。”
 
  闲暇时,这位近百岁的教授依然闲不住,常在校园中漫步,不知不觉就会走到学院中来。60岁时,他骑10分钟单车从家里过去;70岁后,学校实在不敢再让这位“镇校之宝”骑着自行车上下坡,他只好算准时间,走上15分钟到学院;96岁,记者采访他时,他出门走上半小时;如今97岁,夏书章要提前1个小时出发。只要说好时间,无论年事如何,他从不迟到。
 
  夏书章言谈间颇为生动有趣,在他眼里,百岁老人一点都不“稀奇”:“我做了一首打油诗,你们听听。一百不稀奇,九十有的是,八十满街跑,七十小弟弟,六十五十摇篮里,四十三十不用提。”念完,全场都被这位“老顽童”一样的教授所倾服。
 
  这仅是夏书章所作打油诗中的一首。因正色敢言,他被学界赞叹“真‘刚猛’也”。他听了,给自己做了一首“加油诗”:前人打油我加油,不让白发逊黑头。与时俱进永恒事,意气尚存誓不休。总结自己的晚年心态,夏书章说,自己是“做事有序,饮食有度,生活有趣,心中有数”。这真是他的养生之道。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晚年的夏书章并没有选择静享天伦之乐,而是积极延续自己的学术和社会生命。每年的中大学位授予仪式上,他在旁人的搀扶下,双手擎5公斤重的权杖,率主礼教授队伍庄严入场,场景令人深深动容。年龄之于他,只代表生命已走过的长度,他所追求的,恰恰是生命的宽度。(据科技信息快报)

更多精彩原创内容请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

大家还关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