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双虎”边腐边升:老婆女儿都沦陷

月16日上午,深圳市委原常委、政法委书记蒋尊玉涉嫌受贿罪一案,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同日下午,河北省委原常委、秘书长景春华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被公诉。

 蒋尊玉

  5月16日上午,深圳市委原常委、政法委书记蒋尊玉涉嫌受贿罪一案,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同日下午,河北省委原常委、秘书长景春华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被公诉。二人均被中纪委通报为“十八大以后仍不收手,不收敛”的腐败典型,均存在受贿、通奸等违法违纪问题,且均为带病提拔边腐边升的官员。

  被办案人员称为“五毒干部”

  起诉书指控,1996年至2014年,蒋尊玉在担任深圳市规划国土局龙岗分局局长、深圳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深圳市龙岗区委书记、深圳市委常委兼政法委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14单位或个人承接建筑工程、开发房地产项目等方面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他人收受上述单位或个人贿送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3265.67万元、港币4670万元(约合3925.6万元人民币)。

  蒋尊玉在仕途上平步青云,可谓“连跳式”升官。但就在他不断升迁的过程中,他也在不断地违法违纪。中纪委查明,他近乎疯狂地收受巨额利益、用公款送礼、在私企老板的安排下多次嫖娼、参与赌博、与多名女性通奸。

  他被一线办案人员形容为“五毒俱全”的干部。

  蒋尊玉成为“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的又一例腐败标本。2012年,蒋单笔收受的款项几乎都超过500万元。

  与地产老板权钱交易

  据深圳熟悉政情的相关人士分析,蒋尊玉案或涉及三方面的问题:

  一是涉嫌2011年深圳大运会工程的腐败。

  蒋尊玉主政龙岗区5年间,深圳大运会工程建设项目总计515亿元,上亿元的大型项目达80个,其中大量项目都落户到龙岗区。

  那个时候,几乎每一天,蒋尊玉的办公室,都是一屋子的人等着他签字。

  二是与地产老板的权钱交易。

  2009年10月24日,时年52岁的蒋尊玉担任龙岗区书记。

  蒋尊玉开会时经常爆粗骂人,对于阻碍工作推进的下属,他毫不留情。在主政龙岗期间,强势推行旧城改造工作。

  蒋尊玉坦陈,在深圳某绿化工程企业上市后,为了使龙岗的后续发展更有后劲,鼓励全市上市公司的总部进入龙岗,凡迁入龙岗的给总部办公用地一块。后来有企业争取到一块1万平

  方米的总部用地,为了感激他,该企业老板就开始输送利益。

  蒋尊玉的违法违纪行为,大多围绕土地与三旧改造展开。在办案人员看来,蒋“以企业落地置换土地”行为游离于法律框架之外,更有假经济开发之名行谋取私利之实的嫌疑。

  三是向广东省委组织部原副部长林存德进行利益输送。

  2015年9月底,已退休一年的林存德因涉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案被纪检监察机关带走调查。

  有公开报道称,2012年初,万庆良从广东省副省长调任广州市市长不到两年,就当选为广州市委书记,正是得益于林存德。

  万庆良案牵出了林存德,林存德被调查后不久便供出了多位向其进行利益输送的官员,其中包括蒋尊玉和茂名市委书记梁毅民。

  将权力向时间寻租和扩张

  蒋尊玉与私企老板形成了江湖气息浓郁的圈子文化。表面上,蒋与这些老板称兄道弟,但实际却“利”字当头、抱团共腐。

  在蒋外出开会期间,这些社会老板成群结队、鞍前马后,甚至替蒋安排嫖娼。除此以外,他们还以与其赌博、代其理财为由间接行贿,进行隐秘的利益输送。对于权钱交易,蒋尊玉并不急于兑现、雁过拔毛,而是将权力逐渐向时间寻租和扩张。

  蒋尊玉曾透露,退休后自己将下海经商。而他在为官时埋下的利益“暗桩”,正是为其今后闯荡商海铺设道路。

  “家族式腐败”惊人

  2015年4月初,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黄常青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作为蒋尊玉的亲家(蒋的女儿嫁给了黄的儿子),黄常青是因蒋案被牵出的另一只“老虎”。

  至此,蒋尊玉的老婆、女儿、女婿、亲家,甚至老婆的妹妹、女婿的舅舅,都悉数“沦陷”。

  蒋的妻子李某在上世纪90年代初通过其妹妹的名义成立了做房地产项目咨询的“皮包公司”,利用蒋尊玉在深圳市规划国土委任市场处处长的职务便利,以介绍地块转让、提供信息咨询等名目收取众多房地产开发商变相提供的利益。 

  这种“前门当官、后门开店”的“一家两制”现象,一度招来外界的非议。然而,蒋尊玉却利用政治手腕将其轻松化解。

  2013年2月,蒋尊玉与妻子李某协议离婚,试图以此来躲避组织的调查。但实际上,根据专案组后来的搜查以及蒋尊玉本人的交代,“离婚”后蒋尊玉和妻子仍同住一起。

  蒋尊玉的女儿蒋某某,也同样生活在蒋尊玉的“光环”下。

  蒋某某出国留学、香港购物、外出旅游的费用均由私企老板提供,结婚时亦大肆收受私企老板奉上的金钱和保时捷跑车、金条、钻石首饰等贵重物品。

  更甚的是,蒋的女婿黄某伙同其舅舅曾某某,通过向时任龙岗区委书记的蒋尊玉打招呼,使私企老板张某某在龙岗区南岭村的两栋400多套违建房免于被区政府拆除,得以顺利建成并销售获利。

  黄某、曾某某一次性收受张某某所送72套房产,面积共计6000平方米,折合人民币3000多万元。

  “家族式腐败”无疑是蒋尊玉走向堕落的重要推手。

  据媒体报道,蒋尊玉为家人先后买入了42套住房,存款和投资股票银行资金有两亿多元,巨额资产来源不明。

  佛堂供奉着十几尊佛像

  “偌大的一间豪宅里,却遍寻不见一本书。”这是省纪委办案人员对蒋尊玉印象最深的一点。

  在办案人员对其住所进行搜查时发现,作为一名正厅级领导干部,蒋尊玉家里书柜摆放的不是书籍,而全是名贵的烟酒、玉器、古董、字画等等,放在床头的唯一一本书刊还是“少儿不宜”的读本,甚至还布置了一间佛堂供奉着十几尊佛像。

  区委书记把女法官骂哭

  5年来,深圳法院系统已有11人涉职务犯罪。

  一位从法官转行的律师称,曾代理一起案子,当时蒋尊玉任龙岗区委书记,“上午开庭,下午蒋尊玉就去法院视察。”之后败诉。

  上诉到中院后,黄常青又到了深圳中院任职,案子一直压着,直到黄常青落马后不到一周,官司就胜诉了。

  对于蒋、黄二人对官司的影响,这名在深圳有广泛人脉的律师认为,蒋尊玉就是大老粗一样,没什么法律意识,黄则有水平得多。

  蒋在任职政法委书记期间,“曾把一个法官叫到办公室,直接指示,把一个女法官都骂哭了。”

  梳理媒体报道可以发现,自2010年以来,深圳法院系统已有10名工作人员因涉嫌职务犯罪被检察机关立案侦办。黄常青是第11人,职务最高。

  在深圳,民事案件八千万以上才由深圳市中院受理,在巨额的经济利益之下,法官和律师的共生关系,很容易滋长腐败。

更多精彩原创内容请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

大家还关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