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数对金钱“着了魔”的十大贪官

近日,中纪委网站刊发齐鲁工业大学原党委书记徐同文案件警示录:《象牙塔内上演的“狂”与“贪”》。其中讲到徐同文私欲膨胀、索贿300余万元背后种种贪腐的细节。

  近日,中纪委网站刊发齐鲁工业大学原党委书记徐同文案件警示录:《象牙塔内上演的“狂”与“贪”》。其中讲到徐同文私欲膨胀、索贿300余万元背后种种贪腐的细节。

  最后,中纪委文章对徐同文描述到,徐同文对金钱的贪婪到了“着魔”的程度,无论请托事项大小、关系亲疏,只要给予钱财,一律来者不拒。

  “着了魔”的贪腐官员,会表现出对金钱的极其迷恋,无论什么钱财,都敢收、都敢腐,甚至十八大后仍不收手、不收敛。因而,表现出的贪腐行为也令人咋舌。

  徐同文

  对金钱贪婪到了“着魔”程度

  据中纪委通报,齐鲁工业大学原党委书记徐同文,时常独断专行,妄自尊大。

  他先后在高校担任校级领导近20年,其中任党政主要领导14年,先后担任聊城师范学院、临沂师范学院(临沂大学前身)、齐鲁工业大学的领导班子成员或主要负责人。

  为满足权力的最大化,徐同文在齐鲁工业大学,对于具体行政工作,随意插手、随意安排,想让谁干就让谁干,大权小权一起抓。党委常委会成为其一言堂,对于不同意见,他当场打断、批评驳斥。如果与自己想法不一致,徐同文往往不经任何程序,随意否定。

  据该大学职工说,“校长经常是颐指气使,我们有一点不如他的意,他就说‘我现在就撤了你’,‘你不干换别人干’,仿佛大事小事、大小职务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

  另一方面,徐同文私欲膨胀,贪婪到“着了魔”的程度。在临沂大学、齐鲁工业大学工程建设中,徐同文通过直接向学校负责基建的工作人员打招呼,为施工单位承揽工程以及工程款拨付提供帮助。后以资金紧张、购买车辆、女儿出国留学、课题研究、甚至添补家具、外出旅游等名义,索取贿赂,累计300余万元。此外,他想方设法以科研之名,谋私利之实。

  十八大之后,面对反腐的高压态势,徐同文继续敛财,毫不收手。2013年6月以来,徐同文收受贿赂共计105万元;2014年4月,被调查的前几天,徐同文仍有3次受贿行为,包括收受某私营企业轿车一辆。

  魏鹏远

  平均每天贪10万元

  2015年12月,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在河北省保定市中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

媒体细数对金钱“着了魔”的十大贪官(图)

  魏鹏远被带走时,家中被搜出2亿余元。有人计算,魏鹏远在国家能源局工作的近6年时间里,平均每天贪10万元。

  魏鹏远案也被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总局局长徐进辉认为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检察机关一次起获赃款现金数额最大的案件。

  但据媒体报道,年逾50才当上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的魏鹏远,经常骑一辆旧自行车上班,平时魏鹏远也衣着简朴,丝毫看不出家藏万贯。“魏鹏远穿的衬衣、裤子一看就是便宜货,在开会或者考察时显得很土气。”

  朱明国

  贪1.41亿刷新十八大后省部级落马官员受贿纪录

  近日,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

媒体细数对金钱“着了魔”的十大贪官(图)

  检察院指控:2002年至2014年,朱明国利用其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中共广东省委常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政法委书记、广东省政协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直接或者通过妻子陈文静收受多个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41亿余元;另外,朱明国对共计折合人民币9104万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

  据媒体报道,十几年前,时任重庆政法委书记的朱明国,接受重庆某老板送的十余车及其罕见的长条石,从山城重庆运至海南,建造了一幢别墅。朱明国被查时,“办案人员在其家中搜出大量黄金、钞票,用箱子分装在一起,足足拉了十余车。其中有部分钞票都受潮发霉了。”

  朱明国以1.41亿元的受贿金额,刷新了十八大后省部级及以上落马官员的受贿纪录。

  马超群

  把司机慰问品据为己有,克扣员工奖金

  2014年2月,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被调查。马超群是“小官巨腐”的典型。

  据媒体报道,其家中被搜出现金1.2亿元,黄金37公斤,当时当地行长亲自带着几名工作人员携点钞机到场清点,钱都是一扎一扎地包裹在塑料袋里,外面还绑着塑料绳,码在纸皮箱里,清点的时候工作量巨大,最后人和机器都不堪重负。

  据媒体报道,在马超群被带走的当晚,他还向其母亲打电话称自己被抓。当晚,马超群的母亲张桂英即安排两辆车运走了40多个箱子、书包等,里面装的都是马超群的财务。

  马超群从1997年开始在水务系统工作17年,2012年马超群提拔为秦皇岛市城市管理局副调研员,级别升为副处级,并继续兼任北戴河供水总公司总经理。但为了贪腐,他连职工的奖金都扣。“每个月的奖金一定会扣,很少有职工能拿到全额奖金。他想扣你,就能找到理由。”

  此外,马超群在秦皇岛的联峰山下盖了一个院子,在院子里专门派几位单位职工,帮他养鸡鸭鹅等家禽,也种菜,再把家禽和菜卖给单位食堂。这其中,马超群几乎不花任何本钱。

  2012年过年时,城管局给领导送去米面油和两百元的慰问品,马超群让其司机去代领。城管局也会给司机送一份慰问品,但马超群会把司机的这一份也拿来,据为己有。

  马超群被带走后,秦皇岛市纪委多次找到北戴河供水总公司的中层干部谈话。有纪委官员感叹说:“就像听故事一样,没听过这样的人。”

更多精彩原创内容请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

大家还关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