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学生宿舍产子闺蜜接生 20天后不幸身亡(3)

校方称没责任 建议家长打官司 20日上午,洁洁的妈妈杨凤梅仍躺在宾馆的床上以泪洗面,床头柜上还摆放着洁洁的遗像。照片中洁洁一头乌黑的披肩发,清纯的面庞透着青涩,而她此时却躺在医院的太平间里。 杨凤梅说,为

  校方称“没责任”

  建议家长打官司

  20日上午,洁洁的妈妈杨凤梅仍躺在宾馆的床上以泪洗面,床头柜上还摆放着洁洁的遗像。照片中洁洁一头乌黑的披肩发,清纯的面庞透着青涩,而她此时却躺在医院的太平间里。

  杨凤梅说,为了弄明白女儿出事前后在学校的情况,她便赶到了汉中,被学校安排在了宾馆。“生的孩子还在西安,贺小峰和他爸在照顾,也住在宾馆。”杨凤梅说,贺小峰在西安黄雁村附近租住在一间招待所,随后他父亲从陕北老家赶过来照看孙子。

  而事发后,洁洁所就读的陕西航空职业技术学院以及实习的陕西航空技师学院相关领导也多次和洁洁家属进行了协商,希望能和家属达成一致。“她已经是成年人了,出了这样的事谁都不愿意看到,但和我们学校没啥关系。”

  陕西航空职业技术学院和陕西航空技师学院的相关负责人都表达了同一观点:虽然学校没有责任,但出于人道主义,可以适当对家属进行补偿。这两所学校的相关负责人说,他们所谓的“补偿”就是退还一部分学费,再给家属一些丧葬费,总计三万多元。而这却被洁洁的家属回绝:“怀孕这么长时间,而且天天在学校上课,难道学校老师没发现?”对此,校方表示建议家长打官司。

  对于学校是否应该承担责任的问题?陕西汉泰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建峰说,洁洁作为成年人,应该具备一定的常识,出现这样的悲剧,她本人应承担主要责任;但学校在管理上存在明显漏洞,并没有尽到相关义务,应该负有次要责任。

  20日下午,洁洁妈妈和舅舅被允许进入洁洁生前所实习的陕西航空技师学院,取回她的遗物。一进学校,杨凤梅想到女儿便不停地哭泣,一声声呼唤着女儿的名字。

  在洁洁生前所住的宿舍楼一楼,洁洁的书本、衣服和洗漱用品都已被整理打包放在了门卫室。洁洁的班主任张老师说,事发后,两个宿舍的学生帮忙整理了洁洁的遗物,并将宿舍进行了打扫。

  在一本小说《穆斯林的葬礼》扉页上,洁洁写下了这样一段话:“这世上的一切都借希望而完成,农夫不会播下一粒玉米,如果他不曾希望它长成种粒……单身汉不会娶妻,如果他不曾希望有孩子……”小说《穆斯林的葬礼》讲述了一个穆斯林家族60年间的兴衰,三代人命运的沉浮,两个发生在不同时代、有着不同内容却又交错扭结的爱情悲剧。而洁洁,也是用悲剧终结了她曾追求的爱情。

  写在后面的话:

  女大学生宿舍产子 尴尬了谁?

  宿舍产子,闺蜜接生,产后还若无其事地照常上课。这样的事情听起来匪夷所思,但它却是实实在在地发生了,并以悲剧结尾。

  这个女生在生产前,天天晚上缠着妈妈要视频聊天,还问妈妈“胖了没有”,或许,她想告诉母亲真相并得到家人的守护,而最终却没有说出口,可见她经受了多少心理上的折磨。

  十年寒窗,终于考上了大学,正是青春飞扬、享受生命的时节,而这个女孩却为过早出生的儿子而尴尬、掩饰,在面对已经超过自己解决能力范围的困境时,没有向父母倾诉,也没有向老师求助,而是选择默默承受。这不能不说是亲情的尴尬、教育的尴尬。

  女儿在成年后远离家长,父母很少关注孩子的心理,更很少主动指导、引导孩子树立正确的“性”观念,这导致了孩子缺少自我保护意识,对性行为可能带来的后果认识不足。而年轻人对“性”的朦胧和好奇,又让他们容易轻易尝试。一旦出现问题,孩子会觉得难以启齿,而不敢求助。所以,才有了一起起学生产子的悲剧。因此,有效的沟通,彼此间的信任,“性”教育的跟进,是现代家庭急需解决的问题。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在这起事件中,校方也没有发现女生的异常,这也是一种尴尬。如果学校的相关教育和关怀做到了位,即使学生无法及时从家长那里得到理解,她也许会主动向学校寻求帮助,便不会出现宿舍产子的一幕。家庭教育和校园教育的缺失,使得女大学生最终伤害了自己,也害了家人。

更多精彩原创内容请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

大家还关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