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部落马副部长张力军会被怎么判?(3)

对两起为他人安排工作指控提异议 另外,在检方指控的受贿事实中,有两笔是张力军为他人子女安排工作提供帮助受贿29万元。 对张力军妻子收受赵某20万元的指控,辩护人表示,经过查阅卷宗和与被告人家属反复核对,张

  对两起为他人安排工作指控提异议

  另外,在检方指控的受贿事实中,有两笔是张力军为他人子女安排工作提供帮助受贿29万元。

  对张力军妻子收受赵某20万元的指控,辩护人表示,经过查阅卷宗和与被告人家属反复核对,张力军的妻子称没有收过这20万元,现有证据没有汇款凭证,实际经手人、时间地点未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不应认定张力军收取了这20万元。

  另一笔指控显示,张力军为韩某女儿在环保部下属单位某科学出版社就业提供帮助,韩某将9万元送到张力军家中,由其妻收取,张力军对此知情。

  对此,辩护人表示,韩某女儿通过网上报名参加入职考试,通过了笔试、面试等,最后剩下两名候选人,韩某女儿总分高于另外一个人。张力军只是向出版社董事长说过此事,韩某女儿被录用是其实际考试决定的,与张力军的职权便利没有因果关系。

  辩护人说,“韩某分四次给了张力军10万元,张力军的妻子退回1万元,4万元是韩某给张力军90岁的母亲的,剩下的5万元是张力军和韩某多次交往中的礼尚往来,是节日期间相互走动给的,不应认定为受贿。”

  检方指控张力军为景德镇市污水处理厂申请国债资金提供帮助,收受张某给予的59.7万元。辩护人提出,景德镇市污水处理厂申请国债资金项目不在张力军的职责范围内,张力军已经告诉张某该项目主要是地方计划委员会报给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的,张力军答应做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的工作,但实际上他并没有做特别的工作。

  辩护人称,张力军只是在环保部各个司局传阅文件时,看到这个项目已列入正式计划,事实上他并没有在该项目上为请托人提供任何帮助,张某最终也没有拿到该项目的建设。张某先后分两次给了张力军59.7万元,但2014年,张力军主动退给张某80万元,张某如数收下,“也就是说,张力军多退给张某20万余元。”

  针对张力军为江苏省环保厅原副厅长姚某职务晋升提供帮助并收受姚某1万美元的指控,辩护人称,当初姚某请张力军推荐其担任江苏省环保厅厅长,张力军明确告知不能提供帮助,也没给予承诺,“张力军没为他人谋取利益,应当认定为违纪,不应定为受贿罪。”

  庭审中,公诉机关出示了相关证据,张力军及其辩护人进行了质证,控辩双方在法庭的主持下充分发表了意见,张力军还进行了最后陈述,张力军的亲属,全国、北京市及丰台区三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新闻记者和各界群众50余人旁听了庭审。庭审结束后法庭宣布休庭,择期宣判。

  张力军受贿243万元,会被怎么判刑?据了解,此前法院认定湖北省政协原副主席陈柏槐的受贿金额是283万多,被量刑12年。由于他当庭翻供,没有认罪悔罪,所以他是十八大后宣判的部级官员中,唯一没有从轻、减轻情节的,也是唯一提起上诉的。相比陈柏槐受贿283万多,张力军的金额更少,且他的认罪态度较好,因此,他的量刑应该在12年以下。(摘自《法制晚报》、《东方早报》、《楚天都市报》)

更多精彩原创内容请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

大家还关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