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部落马副部长张力军会被怎么判?(4)

相关链接 腐败官员为何认罪悔罪的居多 近日,环保部原副部长张力军在法庭上认罪悔罪。事实上,除了他,大部分贪官都在法庭上认罪悔罪。据了解,不论是坦白还是认罪、悔罪,都是法院裁量刑罚时应予考虑的重要因素。

  相关链接

  腐败官员为何认罪悔罪的居多

  近日,环保部原副部长张力军在法庭上认罪悔罪。事实上,除了他,大部分贪官都在法庭上认罪悔罪。据了解,不论是坦白还是认罪、悔罪,都是法院裁量刑罚时应予考虑的重要因素。前者属于法定从轻情节,后者则是重要的酌定从轻情节。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暨法学院院长赵秉志分析说,“很多腐败高官之所以未被判处死刑,坦白、认罪态度较好的情节在量刑中应当说是发挥了一定甚至相当作用的,特别是其可以与其他从宽处罚情节一起共同发挥抑制适用死刑立即执行的作用。”

  事实上,许多官员在“双规”阶段,心理防线被击溃后,向纪委认罪,而在审判期间反悔且当庭翻供的情况并不罕见。

  2004年,因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死刑的安徽省原副省长王怀忠的翻供和抵抗最为恶劣。新华社报道的王怀忠贪腐案公诉纪实写道:王怀忠认罪态度几经反复,最后全盘翻供。审查阶段,即使在大量事实和证据面前仍然百般抵赖,对自己写的认罪供词甚至录音录像,找出各种借口推翻。但经过检察机关不断完善证据,最终形成卷宗76本,也将此案办成了铁案。这是一起没有被告人有罪供述,完全依靠证据查实的高官贪腐案件。最终,王怀忠被处以极刑。

  “像王怀忠那样到死都抵抗、没有任何悔改诚意的官员即使不被判死刑,也很可能会在监狱里老死。”一位检察系统的高级别官员表示,翻供或抵抗须有一个“底线思维”,也就是说,“你的案子究竟是冤案还是有瑕疵?如果只是部分瑕疵,但基本事实已经铁定,再抵抗也没有用,关键是,这对争取宽大很不利。”从经验上看,鲜有人能够翻盘成功。而且,翻供的结果大多不乐观。

  “如实翻供一般不会影响法院量刑;但不实翻供往往被有关法院视为是认罪态度较差的表现,在量刑时会予以考虑。”赵秉志说,“相比而言,腐败官员认罪悔罪的居多,当庭翻供的较少。”(摘自《北方法制报》)

更多精彩原创内容请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

大家还关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