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西方选举制度为何盛产“政治怪咖”?

当今西方选举中,似乎涌现出越来越多的“政治怪咖”,美国大选脱颖而出的共和党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下一任英国首相的最热门人选鲍里斯·约翰逊等等。

西方政治怪咖,政治怪咖,纽约市长竞选首相

 伦敦前市长鲍里斯将竞选英国首相,当地时间2014年5月28日,英国伦敦,伦敦市长鲍里斯参观新建的印度教寺庙,他的头部顶着奇葩的头巾造型十分雷人。

  当今西方选举中,似乎涌现出越来越多的“政治怪咖”,美国大选脱颖而出的共和党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下一任英国首相的最热门人选鲍里斯·约翰逊等等,《南德意志报》的一篇评论则警告称,“几乎每个欧洲国家都有小特朗普们在活动”。在这些“政治怪咖”身上,似乎有着共同的特点——大嘴、反建制、特立独行。

  很多专家和观察人士将这些“政治怪咖”的风行称为“民粹主义”的抬头,这让人不禁疑问,为何相当多数选民行使的“民主”权利,却成为了“民粹主义”的嫁衣,西方的选举制度到底怎么了?

  西方的选举制度具有先天的“基因缺陷”

  “一人一票”的民主,却成为了“民粹”盛行的工具,问题的关键在于西方政治模式的先天“基因缺陷”。

  复旦大学中国发展模式研究中心主任张维为认为,今天西方民主制度运作中存在的三个预设:(1)人是理性的;(2)权利是绝对的;(3)程序是万能的。所谓“人是理性的”,也就是人可以通过自己理性的思考,做出理性的选择,投下自己庄严的一票。

  然而,迄今为止的社会经验和实践都证明:人可以是理性的,也可以是非理性的,甚至是极端非理性的。随着新媒体的崛起,人非理性的一面甚至更为强化了。不少政客就是充分利用人非理性的一面大打民粹牌,从而获得更多的选票和利益。

  美国学者布莱恩·卡普兰在其专著《理性选民的神话:为何民主制度选择不良政策》中,就曾点出了理性人假设的要害。他指出,正是由于“理性选民”的“偏见”,他们的选票才会被各种利益集团所利用,进而对经济造成损害。

  比方说,“理性选民”有喜欢高福利的“偏见”,政客就打“高福利”牌,结果西方国家一个接一个地陷入了高福利引发的债务危机。他认为民主频频失误的主要原因是选民“理性的胡闹”:多数美国的投票者对政治问题是无知的,他们固有的观点也是有问题的,因为自己的无知,就把选举搞砸了;因为自己的“偏见”,自己投出的票也带有“偏见”,自己国家的政策最终也带有“偏见”而走上歧途。

  缺乏“民主”的土壤,西方选举制度徒有形式无实质

  西方的选举制度需要适合其生长的“土壤”,才能良好运转。就如同一些非西方国家或地区,即使采用了今天的西方选举制度,也没能打造稳定的政府和良好的社会秩序。究其原因,这些国家和地区并没有适合西方选举制度植根的土壤,如果没有一定的社会、经济、文化条件的配合,民主就丧失了其实质,而徒有民主的形式而已。

西方政治怪咖,政治怪咖,纽约市长竞选首相

   如今的美国也面临同样的问题,以中产阶级为主的“橄榄型”社会结构曾被认为是二战后美国经济繁荣与社会稳定的重要基石,然而随着贫富差距的拉大,美国的中产阶级不断缩水,截至目前已走向一个转折点——中产阶级不再是美国社会的主力军,呈现“空心化”趋势。

  对于这些陷落的中产阶级,很难再用理性的眼光去审视候选人,他们更倾向于选择能够替他们发泄愤怒和不满情绪的候选人,这也令特朗普这类的“平民主义”和“华盛顿局外人”旗号的总统竞选人在党内预选中走红。

  金钱政治当道,民主渐行渐远

  2012年英国保守党“觐见门”丑闻曝光,让人们知道,“捐款25万英镑,你可以得到什么?不仅是与首相一起吃饭,这笔钱还意味着你的观点将成为政府的新政策。”而在美国,候选人更是与金主紧紧绑在一起。在西方比谁花钱多的选举政治中,政治献金被认为是政客们离不开的“润滑剂”。

西方政治怪咖,政治怪咖,纽约市长竞选首相
 

  在当今的西方社会,政府被资本俘虏,权力与钱力联姻,使所谓民主政治岌岌可危。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做客电视访谈节目时,称“美国民主已死”。他表示,现在即便得到参选机会,他也没有能力参加总统选举,因为美国政治体系已经扭曲成为一种基于庞大资金支持的“寡头政治”体系,该体系“将有能力但却缺乏经济后盾的参选者拒之门外”。

  正如吉米·卡特所说,如此昂贵的金钱游戏,并不是人人都玩得起。当前美国选民的选择是这样的:要么选一个纽约亿万富翁,要么选一个纽约千万富豪当总统。特朗普,土生土长的纽约客,身价45亿美元;希拉里在她当总统的丈夫2001年卸任后迅速积累了4500万美元财富。美国大选就成了矮子里面拔高个,很难说哪一个选择是选民们真心认可的。

  金钱政治当道的恶果之一,就是人们对目前主流政党的失望和对政治失去信心,尤其是对政治精英失去信任。这转而为那些反主流政治的民粹主义力量提供了机会,“政治怪咖”的流行就不难理解了。

  西方的选举制度已经陷入制度困境,为了选票,西方传统执政者无法真正解决不合理的体制问题;改革无望,又让选民进一步失去对传统执政者的信赖。西方“旋转木马式”的政治怪圈,不断催生形形色色的民粹主义怪象。而历史的经验又一再证明,靠蛊惑人心的口号上台,只会带来更大的麻烦。

更多精彩原创内容请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

大家还关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