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公路11年死亡近50人 官方没权装红绿灯

283省道从沧州市往东延伸,先后穿过沧县旧州镇北关村、东关村、强庄子村。北关桥至强庄子桥近5公里的路段近11年来,已夺去东关村等三个村近50人的生命。

夺命公路11年死亡近50人,283省道,夺命公路

  283省道从沧州市往东延伸,先后穿过沧县旧州镇北关村、东关村、强庄子村。据了解,北关桥至强庄子桥近5公里的路段近11年来,已夺去东关村等三个村近50人的生命。当地沧县交警大队透露,从2011年至今,仅北关桥至东关大桥之间的路段,就有19人被撞身亡。

  这段路为何事故高发?近日,记者对北关桥至东关大桥路段探访时发现,该路段约3公里,除西端北关桥西侧有一处红绿灯外,往东直到东关大桥东侧的20余个路口,均无红绿灯和人行横道。对此,有沧县政协委员连续两年在两会期间提交提案,建议该路段增设减速带或者红绿灯。当地交管部门回复称“县里无权在省道上设置红绿灯,需通过沧州市请示河北省交通管理部门,批准后才能安装”。

  时至今日,建议仍停留在纸面上,悲剧或将继续发生……

  悲剧故事

  骑车过马路被撞身亡

  阚文胜生于1990年,沧县旧州镇东关村人。2010年退伍回家后,在村边的大港油田采油三厂当吊车司机,每个月4000多元,2012年8月份与女友结婚,2013年生了一个儿子。2015年12月,一场车祸夺去了阚文胜的生命。今年6月28日下午,窗外大雨瓢泼,阚文胜的母亲强秀云又一次翻开阚文胜的照片,失声痛哭。

  阚文胜家在省道南侧。2015年12月22日晚7点多,阚文胜还没回家,妻子给他打电话,他说还在出车,家里晚饭不用等他。当晚8点多,强秀云又给儿子打电话,叮嘱他早点回来。晚上9点10分左右,儿子还没回来,她就又给儿子打电话,儿子在电话里说马上到家了。但9点半左右,强秀云再打电话时,儿子手机无人接听。

  20分钟后,强秀云接到了交警队打来的电话,称“阚文胜骑摩托车经过东关大桥东端的十字路口时,被一辆大货车撞了,现在送医院了”。

  随即,强秀云和亲友赶到医院,后被医生告知阚文胜在抢救,“说撞得挺厉害,我当时觉得再厉害也不会丢命”。

  “有一线希望也要救,砸锅卖铁也要救”。强秀云说,她4次给医生下跪,求医生能把儿子救过来,“不管多少钱,让大夫用好药,即使是植物人,我也要养着他”。

  开颅手术进行了12个多小时,但阚文胜还是没能挺过来,不治身亡。

  强秀云说,儿子死了,她要替儿子承担一切。孙子没了爸爸,她不能让他再没有妈妈,她和丈夫尽力维持这个家,“能扛一天算一天,如果我的心塌了,儿媳妇怎么办?我必须挺住”。

  今年6月27日,儿媳和孙子睡觉时,强秀云担心他们着凉,过去看他们。撩起帘子,强秀云看见孙子坐在已经入睡的儿媳身边,把手机放在耳边,“我给爸爸打电话了,爸爸你在哪里?”

  强秀云的心像被刀子挖了一样,强忍悲伤,退了出来,“儿子没有了,上哪里给孙子找爸爸去?”

  交通事故接连发生

  阚文胜被撞身亡两个月前,东关大桥西侧约一公里处的路口,也有一名男子被撞死。

  该男子叫孙希森,当年65岁,被撞时间是2015年10月13日上午11点左右。当时孙希森骑着电动三轮车在西向东车道往北拐,同向的一辆面包车刹车不及,撞到电动三轮车的尾部,孙希森被甩出车外,摔在路上,头部严重受伤。

  孙希森的儿子孙景祥当时的工作地点就在事发路口附近。当时,他听见“哐当”一声巨响后赶紧跑出来,远远看见父亲躺在地上,电动三轮车横在路口,红色面包车停在路口东侧的快车道上,“感觉天都塌了,赶紧报警救人”。

  孙希森被送到医院抢救一个多小时后,最终不治身亡。

  该村另一位73岁的村民闫林成家,有3人都死在这段省道上。大儿子闫洪斌的女儿闫文慧在1996年放学回家过路口时被一辆小货车碾轧致死。

  2002年,二儿子闫洪昌在北关桥边的省道被撞身亡。2008年,大儿子闫洪斌也被撞死在该路段。

  闫林成的妻子不愿再提起这些往事,她拒绝了京华时报记者的采访。

更多精彩原创内容请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

大家还关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