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斯爆炸了,恐怖分子为啥这么“喜欢”法兰西

然而,为何法国的恐怖袭击如此之多?是不是恐怖分子和法国人杠上了呢?这里,就要从法国的历史说起。

 

  哀哉!法兰西!悲哉!法兰西!昨天,法兰西又遇袭了。在法国尼斯,一辆重型货车冲向了正在观看焰火表演的人群。一时间人群如保龄球般倒下,血肉横飞、死尸枕藉,现场一片狼藉。如今,已经有多达80多人死亡,而肇事司机已经被警方击毙。经查明,凶手或为一个突尼斯裔的法国人,可能受到ISIS恐怖组织的蛊惑,成为独狼。更具讽刺意味的是,这场恐怖袭击发生的当天,正是法国的国庆日。恐怖分子以自己的行动,向法兰西示威。

 

  然而,为何法国的恐怖袭击如此之多?是不是恐怖分子和法国人杠上了呢?这里,就要从法国的历史说起。

 

  法国和伊斯兰的千年恩怨

 

  现在的恐怖组织,很多都源于伊斯兰教极端思想,他们极力主张与“异教徒”作战,尽量扩大伊斯兰教的影响范围。在他们眼中,法国无疑是一个危险的敌人。因为法国与伊斯兰势力作战,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

 

  伊斯兰教成立后,以星月旗帜为向导的阿拉伯军队东征西讨,占领大片土地。穆斯林大军在攻占北非后,横渡直布罗陀海峡,占据了西班牙,直接与法国的前身,法兰克王国接壤。欧洲的基督教文明危在旦夕,正是法兰克人站了出来。公元732年,法兰克铁骑在查理·马特的带领下,像一道铁幕一样横在阿拉伯轻骑兵面前。在阿拉伯人猛烈冲击下,这条由铁甲组成的防线就是岿然不动。在敌人出现疲劳时,法兰克人组织反击,一举击溃了阿拉伯人,杀的他们全军覆没。从此,阿拉伯人的扩张狂潮就此停滞。而法国人与阿拉伯人的梁子,在此时就结下了。

 

  法兰西王国建立后,因为其毗邻伊斯兰国家,经常受其威胁,所以攻打穆斯林国家时,法国表现得尤为积极。1096年,教皇乌尔班二世正是在法国克莱芒发表演说,极力鼓动欧洲人发动十字军东征。而历次东征中,法国骑士们都有参加,而且表现抢眼。在第七、第八次东征中,法国人更是独挑大梁,独立发动十字军东征,虽然最后还是功败垂成。法国人不仅东征,而且还积极帮助西边的,也就是西班牙的教友。他们屡次派出十字军,帮助西班牙的阿拉贡以及卡斯蒂利亚进行“再征服运动”,最终一举击败阿拉伯人,重新建立了基督教在西班牙的统治。

 

  到了近代,法国人与穆斯林的关系开始好转,特别是与土耳其奥斯曼帝国的关系。因为,两者都有个共同的敌人,那就是盘踞在中欧的哈布斯堡王朝。于是法国和异教国家土耳其组成联盟,这个同盟被其他基督教国家讽刺地称为“渎圣同盟”。法国和土耳其在对抗哈布斯堡王朝的战争中,经常相互配合,让其东西不得兼顾。然而,法国和土耳其人蜜月并没有持续多久。到了近代,土耳其逐渐衰落。在法国心中,土耳其已经失去了利用的价值,转而和其他列强一起,宰割土耳其的领土。大片穆斯林领地,从此落入法国人的手中。

 

  法国对伊斯兰的殖民与同化

 

  1798年,拿破仑率领法军攻打奥斯曼的属地埃及。在击败土耳其的附庸马穆鲁克后,法军开入开罗并以此为基地,深入叙利亚。虽然,这场战役最终没有达到拿破仑预想的“征服东方”的效果,但是也开启了法国对穆斯林领土的贪欲。

 

  在1830年,法军进占阿尔及尔,从而成了阿尔及利亚的宗主。然而,法国人不断推进,陆续进占突尼斯、毛里塔尼亚、马里、摩洛哥等以穆斯林群众为主的领土。今天,法国国内的穆斯林国民,基本就是这些国家人民的后裔。

 

  法国与英国虽然都占有巨大的殖民地,但是其统治方式与英国有显著的区别。英国人更重视贸易,不愿花力气对殖民地进行直接统治。英国人通常采用与当地土司王公合作的方法,实行间接统治,不会强行将自己的理念传达给殖民地居民。

 

  而法国就完全不同,作为大陆国家,法国有一种强烈的传统帝国意识,那就是开疆拓土。法国会直接排出总督,对殖民地进行直接统治。并将法国的思想、文化、法律,全都灌输给殖民地。近代以来,法国人的民族意识觉醒,不论是科技、还是文化,亦或是法律,都是独步世界的,这也让法国人产生了一种文化上的优越感。法国人普遍以希腊罗马文化的正统继承人自居,认为自己有代表“文明”征服“野蛮”的责任和义务。同时,法国人也把自己,看成是向“不开化民族”布道的牧师,有责任将基督教以及科学文化传播给殖民地居民。可以说,法国人的殖民政策就是同化,让殖民地与法国本土逐渐趋同,最终建立一个由多民族构成的“大法兰西民族”。

 

  然而,法国人并不会真的将殖民地居民,看成是真正的法国人。在法国人眼里,来自于殖民地的永远是二等公民,根本不能决定自己的命运。同时法国人在殖民地建立了一套森严的官僚体系,实行残酷而专制的统治。虽然法国人对于殖民地的统治,的确提高了殖民地居民的文化水平;但是,法国人的专制、残忍与歧视,也种下了他们与殖民地居民仇恨的种子。

 

  在法国统治的伊斯兰殖民地,法国人强制推行自己的价值观,并残酷镇压当地人民的反抗。最让人穆斯林难以接受的是,法国人还向他们传播天主教,这也造成了穆斯林群众强烈的反弹,一时间起义不断发生。而法国人对于他们的镇压,也激发了他们更大的仇恨。

 

  二战后,法国的殖民帝国逐渐瓦解,法国人已经不能承担对于殖民地的维护费用。但是法国人仍然牢牢地控制了隔海相望的阿尔及利亚,并称此地是法国人不可分割的领土。然而在民族解放的大潮下,阿尔及利亚又如何不想从异教徒法国人手中独立呢?于是,法国人阿尔及利亚独立分子展开了长达十数年的激战。法国人为了镇压阿尔及利亚穆斯林的起义,实行残酷的“三光政策”。阿尔及利亚人死伤惨重,据称有一百万人在这场战争中失去生命。

 

  最终阿尔及利亚还是获得了独立,而法国人与穆斯林的仇恨,又进入了更深的层次。

 

  法国的文化优越感在火上浇油

 

  法国的殖民帝国瓦解后,法国人与穆斯林的矛盾进入了新的层次。在二战后,已经有大量来自于原殖民地的穆斯林在法国谋生。到了今天,法国的穆斯林总数已经达到了10%。在各领域,穆斯林都在法国扮演重要的角色。例如在足球领域,我们耳熟能详的齐达内、本泽马就是穆斯林后裔。然而在法国,穆斯林群众仍然以从事低端工作居多,收入不高,常处于社会边缘的地位。在新一代穆斯林青年中,他们的失业率很高,整天无所事事,非常容易受极端思潮的影响。可以说,法国广大的穆斯林人口,已经成了一枚巨大的火药桶。

 

  法国人不仅不懂得维稳,还火上浇油,提出了“去宗教化”的一系列法律。法国人处于文化上的自信,笃信“自由、平等、博爱”的思想。法国大革命后,在政治上“去宗教化”,建立世俗国家的思潮已经深入人心。在社会上,也有去宗教的思想。

 

  对于穆斯林的一些习惯,法国人并不能十分看得惯。例如,穆斯林女性一般要带头巾,极端一点的甚至要穿全身遮盖的“吉里巴甫”。在法国人眼里,这是对“男女平等”的亵渎。一位法国女政治家甚至说:“女人喜欢戴头巾,就像黑鬼喜欢当奴隶。”法国人对于穆斯林头巾的反感,可见一斑。于是在千呼万唤之下,法国人强制推行了“头巾法”,也就是在公共场合,不得佩戴伊斯兰头巾,因为这属于宗教饰品。当然,基督徒也不得佩戴十字架,佛教徒也不得戴念珠和玉佛。这个法令表面上公平,但是仍让相对保守的穆斯林社区群情激奋。境外恐怖组织更是数次声明,要对法国进行恐怖袭击。遭遇反对,但是法国人仍没有停止在社会上“去宗教化”的努力。从去年开始,学校、幼儿园不再向穆斯林学生提供清真餐,使得这些孩童只能吃配菜。

 

  法国人以法令形式,规范穆斯林的传统习俗,体现了法国人极强的文化优越感。这种优越感额形成的法令,事实上是法国殖民政策的滥觞,都是强行的同化。对于穆斯林的一些习俗,法国人都采取了居高临下的俯视态度。这种态度也造成了查理周刊事件的发生。

 

  穆斯林最忌讳偶像崇拜,决不能出现封印先知穆罕穆德的画像。但是法国人可不管这一点,在他们字典里,言论自由是不可侵犯的。《查理周刊》这个小漫画社,不顾穆斯林的反对,强行在封面上画出侮辱穆罕穆德的漫画。最终,这也导致了恐怖分子对漫画社的血洗。但是,这并没有吓倒法国人,穆罕穆德的“肖像”反而更多了。

 

  从文明的冲突角度看,法国人的“开化”与法国穆斯林“保守”,已经是难以化解之局。但是法国人并没有一丝妥协的意思,逐渐向右转,仿佛在法国穆斯林身上撕开了一条不可愈合的伤口。而恐怖袭击,也就不是不可避免之事。

 

  法国人的反恐政策最终引来的频繁袭击

 

  法国因为历史与现实的原因,终于让自己成了一个随时可能爆炸的火药桶。而外部恐怖组织的介入,让其变成了连环爆炸,恐怖袭击此起彼伏。

 

  法国人虽然结束了殖民帝国,但不等于不再介入原殖民地事务。殖民地虽然表面上独立,但是军事经济命脉仍掌握在法国手中。于是,法国时常介入殖民地事务,常常颠覆不听自己话的“小兄弟”,造成了许多不必要的杀戮。例如,法国经常介入马里局势,而马里又是一个伊斯兰国家。

 

  同时,法国还将自己绑上了美国的反恐战车,积极参与世界各处的反恐活动,其中没少与伊斯兰世俗、极端势力交手。如果说美国是搅乱伊斯兰世界最大的祸首,而法国绝对是第二号人物。法国在利比亚、叙利亚(利比亚、叙利亚均是法国托管地,与法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等地纵横捭阖,培植反政府势力。在利比亚,法国人带头轰炸独裁者卡扎菲的军队,最终颠覆了卡扎菲政权。在叙利亚,法国和美国一起,暗中支持反卡扎菲势力。在伊斯兰国坐大后,法国亲自上阵,对其进行猛烈轰炸,这也引起了伊斯兰国对法国的极大仇恨。

 

  法国搅乱了中东、北非局势,与穆斯林的仇恨越来越深。因为中东、北非局势的混乱,数以百万计的难民涌向欧洲,其中有相当大一部分进入了法国。法国人最终自作自受。而在难民中,又混入了不少极端分子。这些极端分子不仅自己制造恐怖事件,还教唆对法国政府不满的本地穆斯林进行袭击。而昨天在尼斯发动袭击的卡车司机,就是一个土生土长的突尼斯裔法国人。

 

  总之,由于法国与穆斯林有着深刻的历史、现实矛盾,无论从文化还是制度,法国的传统与伊斯兰还是格格不入,伊斯兰的极端思想在法国种下了根。由于种种原因,使本国拥有海量的穆斯林人口。而恐怖分子就深藏于人群之中,随时可能发动袭击,让法国人防不胜防。因此,法国就成了恐怖分子最为“青睐”的国家。

 

  因为恐怖威胁,高傲的高卢雄鸡并没有低头,更加极端的右翼势力正在取得广泛支持,国内穆斯林的空间还将受到进一步压缩。看来,法兰西与伊斯兰持续千年的情仇,还将一直持续下去。

 

 

更多精彩原创内容请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

大家还关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