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干政:横亘在土耳其历史的一道阴影

今日的军事政变,毋宁说是土耳其国父凯末尔留下的政治遗嘱,不如说是土耳其自古以来的政治痼疾。

  

 

  今天凌晨,104名土耳其军人在伊斯坦布尔发动军事政变,意图推翻埃尔多安政府。截至目前,军事政变已经被镇压,但是这次事件还是造成了90余人死亡,上千人受伤,可谓是伤亡惨重。

 

  自奥斯曼帝国以来,土耳其的军事力量一直比较强大,军人在政治生活中,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而军事政变更是家常便饭。今日的军事政变,毋宁说是土耳其国父凯末尔留下的政治遗嘱,不如说是土耳其自古以来的政治痼疾。

 

 

 

  “耶尼切里”与奥斯曼帝国政变

 

  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自立国以来,就东征西讨,建立了横跨欧亚非三大洲的大帝国。在帝国的建立中,以土耳其苏丹亲兵--耶尼切里的功劳最大。

 

  耶尼切里军团成立于14世纪,土耳其苏丹从新征服的基督教区域,选拔一批来自于基督徒家庭的孩童。让他们生活在一起,从小就开始接受各种军事以及文化训练。这支军团纪律严明、武艺精湛,是土耳其军事与政治的中坚。曾几何时,耶尼切里是欧洲最好的步兵,他们很早就使用起新式枪炮。耶尼切里的战法让欧洲人惊叹,他们总是最后出击,用猛烈的火力击溃对手,所以也有常胜军的称号。

 

  虽然,耶尼切里军团成员是外族人,也是奴隶,但并不等于他们的社会地位低。相反,他们待遇优厚,能从战争中得到许多犒赏。其中有才能者,还能担任国相级别的高官。对于土耳其苏丹来说,耶尼切里军团是自己最忠诚的护卫,没有他们就没有自己的皇位。所以,很多土耳其苏丹将自己也视为耶尼切里军团的成员。

 

  然而,随着苏莱曼大帝围攻维也纳的失败。无论是土耳其还是耶尼切里军团都走向了末路,也可以说是一条腐朽之路。陈旧的耶尼切里军团,再也不是逐渐近代化的欧洲军队的对手,在战场上屡屡失败。曾经强大的军团,现在已经成了国家的累赘,除了空吃军饷外,没有任何作用。更严重的是,耶尼切里成了一股巨大的保守势力,拒绝一切政治改革,唯恐损害了自己的利益。而他们维护自己利益的方式也很简单,那就军事政变。因为耶尼切里是苏丹的近卫,当他们认为自己利益不保时,很容易废立苏丹。

 

  苏莱曼大帝后,耶尼切里军团曾发动七次政变,都是因为土耳其苏丹想要改革。进入19世纪,土耳其帝国因为改革迟缓,已经成了著名的西亚病夫,被列强予取予求。1807年,主张建立欧洲式新军的谢利姆三世被耶尼切里所杀,马赫穆德二世上台执政。虽然马赫穆德二世是被耶尼切里军团拥立,但并不代表他不想铲除这个国家的毒瘤。经过漫长的准备,谢利姆三世终于建立了一支新式军队。在1826年,马赫穆德二世突然带领新军进攻耶尼切里军团,而且整个伊斯坦布尔城的居民也一同参与了战斗。很显然,无论是高层还是民间,早就对这支为非作歹的军团不满了。很快,外强中干的耶尼切里军团被杀了个干净,数万具尸体被焚烧了整整三天。

 

  耶尼切里军团覆灭了,土耳其终于可以进行改革了。1839年,土耳其开始所谓的“坦志麦特”,也就是“改革”、“改良”的意思。从此古老的土耳其帝国,翻开了新的一页。

 

 

  青年土耳其党与革命

 

  虽然土耳其进行了改革,但是从效果来看,并不显著。土耳其虽然学习西方,但也只是学到了皮,政治还是一如既往的黑暗。奥斯曼帝国是个相当复杂的国家,国内不仅有多种宗教,而且还有多个民族。在民族主义的大潮下,脆弱的土耳其帝国如一栋海啸中的破房子一样,摇摇欲坠。外有列强入侵,内有民族独立运动,在如此严峻的形势之下,土耳其政治走向了极权主义的暴政。其中,军队是土耳其苏丹用以镇压国内民族、民主运动的法宝,地位越来越高。

 

  在著名的暴君哈米德二世(1876-1909)上台之后,他依靠军队将国家变成了一个恐怖的屠场。此人讨厌宪政,更讨厌民族平等。他而言,实现国家统合的力量,不是世俗化的公民权利,而是泛伊斯兰主义,是集合在他这位哈里发专制统治之下的帝国境内穆斯林的联盟。

 

  哈米德的暴政激起了所有人的不满,这里面甚至也包括他所依赖的军队。因为谁都知道,如果不改革,不推翻这位暴君,国家将面临亡国灭种的危险。一支名叫青年土耳其党的进步力量,在土耳其军队中诞生。这个政党要求实行宪政,进行君主立宪制改革。

 

  1889年5月,伊斯坦布尔军医学院的4名学生,发起建立秘密组织奥斯曼统一协会。这是青年土耳其革命的开始。

 

  1907年12月各派代表在巴黎举行联席会议,决定采取包括武装斗争在内的各种手段,以根本改变现存制度,建立议会制。1908年7月3日,统一进步协会雷斯内组织的负责人尼亚齐贝伊少校率部150人首先起义。几天后,恩维尔帕夏亦宣布起义。起义迅速席卷驻马其顿的第三军团和第二军团,不久统一进步协会就掌握了整个马其顿地区。

 

  青年土耳其革命事实上来说,不仅是一场宪政革命,更是一场土耳其世俗派与宗教势力的争夺。崇尚“泛伊斯兰”主义,以哈里发哈米德二世最终被“世俗化”的青年土耳其党人打倒,被迫宣布恢复宪法,重开国会。

 

  青年土耳其革命和中国的辛亥革命很像,都是由军人起义而起,并且都建立了资本主义性质的国家。当然,青年土耳其革命和辛亥革命一样,都没有从根本上拯救国家。

 

  在青年土耳其党人的主导下,大力宣扬“大突厥主义”,拒绝给予国内其他民族平等地位,民族矛盾越来越尖锐。在巴尔干战争中,土耳其惨败给自己曾经的属国,巴尔干的领土几乎丢了个干净,仅剩伊斯坦布尔一隅。一战中,青年土耳其党人悍然将自己绑上德国的战车,参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战。

 

  在一战中,土耳其惨败,被迫签订了丧权辱国的《色佛尔条约》,土耳其失去了自己大部分领土和军队。英国一个大臣不无感叹地说:“土耳其这回可是真要亡国了。1918年,将国家搞得一团糟的青年土耳其党,也宣布解散。

 

  然而屋漏偏逢连夜雨,在英国的支持下,希腊人开始对土耳其发动大规模进攻。在这个面临亡国之危的时刻,又是土耳其军人站了出来,他们的领袖就是著名的土耳其共和国“国父”--凯末尔。

 

 

  凯末尔革命后的土耳其军人干政

 

  凯末尔本是青年土耳其党人,在一战中,土耳其在他的指挥下,连续打败英法联军,取得了加里波利战役的辉煌胜利。凯末尔在土耳其军队中,享有极高的威望。同时,凯末尔又是一个相当开明的人,一个雄心勃勃的计划开始在他的心中酝酿。然而,凯末尔的当务之急还是打败希腊人。

 

  凯末尔在安纳托利亚自行组建了一支新土耳其军队。在人民的支持下,土耳其军队士气高昂,连连获胜,终于将希腊人赶出了国境。在此基础上,凯末尔的新土耳其与列强重新订立新约,最终实现了国家的独立。

 

  在凯末尔的领导下,土耳其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史称“凯末尔革命”。凯末尔革命是全方位的革命,其最主要的特点就是世俗化,将困扰土耳其已久的封建宗教势力铲除干净。

 

  要知道在当时,土耳其的旧势力非常强盛,随时可以向革命反扑。而军队却成了凯末尔最强的盟友,他们四处镇压反叛势力,特别是极端宗教势力。在凯末尔的改造下,土耳其终于建立了一个较为强盛的世俗国家,这在穆斯林国家中是非常少见的,即使是现在。

 

  凯末尔虽然是个独裁者,但是他非常讨厌独裁制度,所以在他临终前,仍然建立了民主制度。然而在土耳其国内,伊斯兰势力仍然有极强的势力,他们拥有广大民众的支持,随时有可能通过选举夺取国家政权。因此,凯末尔为民主制度上了一道保险,那就是军队。

 

  即使在凯末尔死后,军队也是世俗化的大堡垒。土耳其建立政党制度后,曾出现多个政党,其中有不少在思想上倾向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从1950年到今天,在议会选举中,凯末尔缔造的议会共和党从来没有获得过胜利,获胜者大多是偏向于伊斯兰教的政党。当这些政党在执政时露出了原教旨的苗头,土耳其军队就会毫不犹豫地出手。算上今天,凯末尔革命后的土耳其的军事政变,已经发生了七次,其中有三次是成功的。

 

 

  土耳其军队干政的缘由

 

  土耳其之所以会出现军人干政的局面,与该国的军事传统具有浓厚的关系。土耳其和曾经的德国很像,都是以军事立国的国家。军人在国内地位崇高,在政治、经济生活中,都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与德国不一样,土耳其虽然也经历了军事失败,但是其军事传统并没有被强行切断,军国主义的残余仍留在土耳其人的血液之中。在很多土耳其人眼中,军事政变也不失为一种解决办法的手段。

 

  而反观今天的土耳其军队,其拥有60万兵力,装备先进,在中东乃至欧洲都是军事大国。土耳其之所以保留如此之多的军队,是多方面原因造成的:

 

  首先,土耳其周边局势不稳定,周边“不友好”的国家很多。土耳其地处欧亚大陆桥,是兵家兵争之地。而土耳其因为历史原因,与周围许多国家交恶。例如希腊、俄罗斯、叙利亚、亚美尼亚等国,都和土耳其关系极差。而在今年,土耳其战机还击落一架俄罗斯的战机,引起了一阵轩然大波。此外,最近在叙利亚、伊拉克崛起的ISIS,也是土耳其要防备的力量。

 

  其次,土耳其国内库尔德人要求独立,必须依靠军队予以镇压。在土耳其国内,有相当一部分人属于库尔德民族,然而土耳其人从来不肯承认他们族群的存在。因此,库尔德经常发动暴乱,追求独立。而土耳其军队,也毫不犹豫地对其进行镇压。伊拉克战争后,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人取得了事实上的独立,这也引发了土耳其人极大的戒心。土耳其人屡次陈兵于土伊边境,对库尔德武装进行示威。

 

  最后,土耳其人一直有颗大国梦,时常妄想恢复曾经奥斯曼帝国的荣光。早在奥斯曼帝国时期,“泛突厥主义”的思潮就泛嚣尘上。土耳其人希望将,所谓所有突厥人的国度合为一家,其中也包括我们的新疆。为了实现这一迷梦,强大的军队也是需要的。所以,土耳其必须保持强大的军事存在,而军队的强大,又加剧了土耳其军人干政的现象。

 

  在土耳其强人埃尔多安上台后,他有意识地向军队渗透。埃尔多安以民族主义为卖点,曾获得很多土耳其民众的支持。但是他偏向于伊斯兰保守主义的政治思路,也引发了土耳其军方的戒心,军事政变的火苗在阴影中若隐若现。2005年,埃尔多安以雷霆般的手腕逮捕了土耳其陆军、海军、空军司令,将新政变掐死于摇篮之中。同时还修改宪法,以文官领导军队,希望结束军人干政的历史。

 

  在此之后,失去军人制约的埃尔多安越来越任性妄为,在周边屡次挑起冲突。在国内,保守主义的风潮重新开始笼罩整个土耳其。在伊斯兰势力的撺掇下,埃尔多安操纵议会通过法案,女生可以恢复带着头巾去上学,这在凯末尔时代是不可想象的。同时埃尔多安还纵容家族腐败,限制言论自由,甚至还和ISIS有经济联系。这还不算,埃尔多安似乎还在谋求更大权力。在两届总理任满后,埃尔多安竞选了土耳其总统,在事实上实现了第三次连任。在土耳其宪法中,总统是国家的虚位领导人,总理才是实际掌权者,但是只能担任两届。而埃尔多安通过修改宪法,成了土耳其历史上第一个有实际权势的总统。很多西方媒体,将其比作为新奥斯曼帝国的苏丹。

 

  由于埃尔多安的倒行逆施,军人们新一次政变就可以理解了。然而,这次政变因准备不充分,最终功败垂成。在政变后,埃尔多安的势力肯定会有进一步提升,他们必然会以“维护国家安全”为由,对土耳其军队势力进行打击。如果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会不会有新的兵变发生呢?或者说,埃尔多安会不会为了权力,从而进一步削弱军队,联合保守势力,让土耳其向原教旨主义的深渊倒退呢?这一切都不得而知。

 

更多精彩原创内容请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

大家还关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