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蒲县强令村民10天内卖羊 曾鼓励养殖(2)

价值9万多元的羊,被两万多元贱卖 关于绵羊养殖户所说限10天内卖羊的事,张强表示,自己并未听说这一说法。 我们会给老百姓一定的期限,疏堵结合,我们有个专项行动文件,行动为期4个月。人们所说的10天卖羊或者7天

  价值9万多元的羊,被两万多元贱卖

  关于绵羊养殖户所说限10天内卖羊的事,张强表示,自己并未听说这一说法。

  “我们会给老百姓一定的期限,疏堵结合,我们有个专项行动文件,行动为期4个月。人们所说的10天卖羊或者7天卖羊,应该是摸底时间,最后才是行政强制执行。”张强同时表示,基层工作要落实,“基层干部会通过各种方法(来解决)”,避免上面安排下来的工作出现“令不行禁不止”的状况。

  记者在蒲县林业局看到了这份《关于开展“封山禁牧专项整治行动”的通知》。专项行动从2016年6月23日起到10月31日结束,分3个阶段实施:6月23日至6月30日为调查摸底阶段;7月1日至9月30日为集中整治阶段;10月1日至10月31日为巩固提高阶段。其中在整治重点中明确写道:“对羊群品种不适宜圈养,不具备养殖条件,既没有充足的饲草,又没有标准圈舍的养殖户,必须限期取缔。”

  “有的老百姓10天内卖了羊,是因为封山禁牧不让放了,他觉得早晚也是个卖,索性就卖了。”张强说,“现在有些养羊户,羊价涨的时候他往里买,羊价跌了他又舍不得卖,养了几年赔钱赔得不行,政府现在让卖,就卖了算了,大部分养羊户都是这种心理。”

  对于张强的说法,不少养羊户并不认同。在此次的事件中,养羊户最难接受的就是不得不把羊贱卖,难以承受经济损失。

  据记者采访了解,近年来受市场因素影响,羊价确实不高,但是不少养羊户表示,无论价格怎样变化,他们都不会选择在夏季卖羊,一般要等到秋季才卖。到那时天气转凉,羊肉市场较好,羊价也会有所上涨。

  蒲县周边的羊贩子很多从电视上看到限期卖羊的消息便闻风而来,席全保说:“他们把价格压得很低,七八百元一只的羊,二三百元就收走。”

  眼看进价1000多元一只的绵羊,在乡镇干部的督促下,被羊贩子以均价不到300元的价格成车收购拉走,那一刻,席全保觉得,自己靠养羊致富的梦想彻底破灭了。

  席全保早在两年前就已价值9万多元的羊,在几天之内,被两万多元贱卖。得知席全保卖羊的消息,当年曾为他借款、放贷的人,纷纷找他催债。为了还钱,如今他已出门在外打小工多日,他说:“不管咋样,借的钱总得还。”

  蒲县西沟村村民赵胜林养的羊,是此次封山禁牧的“主角”山羊。60岁的赵胜林2014年开始养羊,家中养了130多只山羊,其中有20多只还没断奶的羔羊。

  他说,最近羊贩子在村收羊数量大,整车整车地拉。知道赵胜林急着卖,收羊的时候羊贩子丝毫没留给他讨价还价的余地,“100多只成羊一共才卖了两万多元。”

  “家里剩下的20多只吃奶的羔羊,羊贩子不要,留在院子里,没几日就都饿死了,老伴儿心疼得吃不下饭,天天哭。”赵胜林说,没想到,养羊白受了3年罪,还赔了钱。

  对于养羊户提到的经济损失,张强表示,搞养殖需要承担政策、经营、市场三方面风险。

  “就像过去挖煤的黑口子,投资3万元买了发电机,供电局把你的电掐了,你说让你再干几天,把3万元再挣回来,可能吗?不可能。”张强举例说。

  “封山禁牧其实是利益再调整,少数人通过散牧羊获得了利益,却牺牲了生态,牺牲了大部分人的利益。”张强说,“如果站在生态建设的高度看的话,这一切都好理解了。”

  蒲县一名护林员向记者证实,他所在的村有4个养羊户,督促卖羊的事由他具体负责通知:“镇政府、县林业局都给我们开了会,让挨家挨户全得说到,一个礼拜内必须卖(羊)。”在他通知大家卖羊之后,其中养殖山羊的两个养羊户为了躲避卖羊,赶着羊去了外县,说是等8月底羊价起来,卖了再回来。剩下的两户尽管不想卖,但还是按照通知在规定日期内卖掉了羊。

  记者从蒲县新闻办了解到,在此次蒲县开展的封山禁牧专项行动中,全县摸底共有散养山羊2.7万余只。截至目前,迁移出售2.4万余只,现保留符合圈养条件的20余户、3000余只。

更多精彩原创内容请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

大家还关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