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永信电击少年戒网瘾 这些孩子经历了什么

由于被父母认为“染上了网瘾”,很多孩子被家长强制送到位于山东临沂的网络成瘾戒治中心,在部分亲历者们看来,他们在“网戒中心”的经历远比所谓“网瘾”本身来得可怕。

杨永信治疗网瘾,网瘾治疗中心,山东临沂网络成瘾戒治中心

  在部分亲历者们看来,他们在“网戒中心”的经历远比所谓“网瘾”本身来得可怕。

  在16岁的付楠(化名)看来,这两年,他无异于经历了一场噩梦。

  由于被父母认为“染上了网瘾”,从2014年夏天到今年8月初,付楠被家长三次强制送到位于山东临沂的网络成瘾戒治中心(以下简称“网戒中心”)。

  在这里,他过着近乎军事化管理的生活,接受“电击治疗”。

  成立于2006年1月的“网戒中心”,是临沂市精神卫生中心(即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下设的“特色科室”。中心主任为杨永信,他同时兼任临沂市精神卫生中心副院长。

  这里曾一度被无数家长视为“戒网圣地”,杨永信是家长们眼中的“救世主”。7年前的2009年,媒体曝光“网戒中心”背后的暴利和电击治疗等问题。当年7月,卫生部致函山东省卫生厅,叫停“电击治疗”方法。

  “网戒中心”和它的掌门人杨永信一度在公众视野中消失。

  事实上,熟悉的故事仍在这里发生。临沂“网戒中心”公布的数据显示,2009年后,每年仍有数百名青少年被送到这里,接受“治疗”。

  “网瘾”

  付楠第一次被强制送到“网戒中心”,是在2014年夏天。

  他当时14岁,7月底的一天,午饭过后,从补习班回家的付楠被父亲强行拉上了车。

  付楠的父亲回忆,他本想一直开到临沂,“但孩子又哭又闹,”最后将孩子送回了家里。

  一周以后,父母安排付楠到安徽阜阳“玩两天”,借住在姨夫家中。一天午饭后,付楠出门,被两个人在路边强行架上了一辆车。

  付楠坐在后座,两个人按住他。他看到车里有爸爸妈妈。

  他问父亲去哪儿。

  “下车你就知道了,”父亲说。

  付楠的父亲曾反思过这种强制性的行为,甚至认为这种行为是事实上的“绑架”。但他还是觉得,“都是为了孩子好,这么做没什么太大的问题,是值得的。”

杨永信治疗网瘾,网瘾治疗中心,山东临沂网络成瘾戒治中心

临沂市精神卫生中心外景。受访者供图

  车子开了四五个小时后停下来。下车后,付楠看到一栋五六层高的白色建筑物,随后,他被两个工作人员领进一间教室大小的屋子,里面坐着约20个与付楠年龄差不多的“穿迷彩服的人”。

  他们是一群被家长视为“网瘾少年”的孩子。

  “他把自己关在屋里,天天不上课,有时候甚至不吃饭,肯定在里面玩游戏啊。”付楠的父亲说,那段时间,自己和付楠“基本上没办法交流”,想要“管孩子”就必定会被顶撞。

  在父亲看来,儿子的问题非常严重,罪魁祸首则是“网瘾”。

  有一天,他和一位补习班老师聊起此事,老师向他推荐了临沂“网戒中心”。

  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网戒中心”其他人的身上。

  22岁的齐青(化名)高中毕业后在工厂上班,他喜欢去网吧玩游戏。那时候,齐青常常在网吧呆到很晚,以至于有几次父母都要亲自到网吧找他回家。

  齐青说,自己当时痴迷于一种游戏,而父母也没有觉得他的行为是“网瘾”。

  直到齐青母亲的一位朋友告诉她,孩子可能是“有了网瘾”,把齐青送去“戒网”的念头才在父母脑中冒出来。

  2015年底,齐青被带到“网戒中心”。

更多精彩原创内容请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

大家还关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