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运钞车劫案”嫌犯:差点当上村支书

在抢劫现金600万之后,运钞车司机李绪义终究没能离开故乡营口。当这起震惊全国的运钞车劫案过去一天之后,人们都在猜测,这名中年男人究竟为何犯下此举。

运钞车劫案,营口运钞车劫案,运钞车劫案劫犯,运钞车劫案嫌犯

  在抢劫现金600万之后,运钞车司机李绪义终究没能离开故乡营口。相熟的人形容:“他干了一件捅破天的事。”

  当这起震惊全国的运钞车劫案过去一天之后,人们都在猜测,这名中年男人究竟为何犯下此举。警方推断,这与李绪义生意不顺、面临的经济压力有关。

  而据知情人士透露,当地押运公司职员流动性较大,李绪义直到最近两三个月才被介绍到押运队担任司机。

  地库

  李绪义由地库进入小区中一栋居民楼,待到离开时已由迷彩服换成了短袖便装

  9月8日中午,距离营口大石桥市运钞车劫案已过去整整一天,丰华颐和村小区门前已经不见了几十辆警车堵门的阵势。尽管如此,面对因好奇前来询问的居民,抑或是媒体记者,小区安保人员仍会描述起当时的情景。

  一天前的中午1点左右,一辆运钞车驶入丰华颐和村小区地库,运钞车司机李绪义出现在监控画面当中,他由地库进入了小区其中一栋居民楼,待到离开时已由迷彩服换成了短袖便装。监控中,李绪义胸前挂着背包,快步打车离开了小区。

  不久之后,几十辆警车突然驶抵丰华颐和村门口,将北边的出入口团团堵住。在外的居民被告知暂时无法进入小区,而在家的则被叮嘱锁好门窗。据当时的现场图片和视频显示,李绪义曾经进出的地库,成了调查进行的重点。

  在此后新华社公布的消息中,作为运钞车司机的李绪义与另外多名押运员从营口市农业银行提款后运往大石桥市农业银行,在进入星河国宝小区路段时,李绪义抢走人民币600万元。

  而在北京青年报记者的走访中,星河国宝小区距离丰华颐和村不过三四公里距离,但在事发时正值降雨,附近商户并没人看到那辆出现异样的运钞车。

  而在丰华颐和村小区内,居民已经听说,李绪义曾将部分钱款送至一栋居民楼内的弟弟家中,警方也已前往进行过调查。

  劫款

  曾在押运公司干过的陈平无法想象,仅是一名司机就能完成这样的犯案

  9月7日下午,出入大石桥市的路口要道已有警方值守,前后间隔百米的距离,分设着两道岗哨。关于运钞车被劫持的消息不胫而走,陈平(化名)发现,自己曾工作过的大石桥市押运公司竟已处在了关注的风口浪尖上。

  看着满屏滚动的消息,陈平也在比照着自己曾经工作的经历。运钞车通常早晚各一个车次,但如果是案发时的中午时分,则可能是因客户需要的金额太大,才要到营口市内调配现金。“但这都是临时通知的,不会提前知晓。”

  虽然押运员多是社会招聘的营口本地人员,但同样需要一纸“无犯罪记录”以证清白。而在陈平的记忆中,车组人员也会时常打乱,他们每日将整箱、整袋的钱款搬上搬下,却并不会清楚其中的具体金额。

  陈平也无法想象,仅是一名司机就能完成这样的犯案。车组人员所配的枪械数量视人数而定,但负责搬运钱款的人员以及司机并不在配枪之列。同时,运钞车驾驶室与车厢之间虽有一道门连接,但总是锁着的,钥匙也不在车组人员手中。

  看着网络上公布出来的李绪义的照片,陈平觉得眼生,他和队里的朋友还保持着联系,并未听说过此人,想是应该刚来队里不久。押运员的工作,即使是司机,工资也不过2000多元,上了年纪的人总会觉得这收入少,而年轻人又容易心生无聊,所以总免不了人员的离职入职。

  当李绪义归案后,陈平也试着向押运队的朋友打听情况,但也无人知晓那天中午更多的细节。而在大石桥押运公司所在地,工作人员同样拒绝了媒体记者的采访要求,街对面的一家银行后院,几辆白色的运钞车正静静地停在那里。

更多精彩原创内容请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

大家还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