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为人知的行当·医学模特:没病装病拼演技

本是健康的正常人,却总无病呻吟;没有医学背景,却总要对医生的问诊、检查百般挑剔。在四川大学华西临床医学院,有这样一群职业的“没病装病”的人,俗称为医学模特。

医学模特,医学模特没病装病,四川大学医学模特,医学模特行业

  本是健康的正常人,却总无病呻吟;没有医学背景,却总要对医生的问诊、检查百般挑剔。在四川大学华西临床医学院,有这样一群职业的“没病装病”的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SP,中文译为标准化病人,也被俗称为医学模特。

  上个世纪60年代,SP出现在北美,兴起30年后才进入中国。1992年,四川大学华西临床医学院培训了全国,也是亚洲首批SP。24年里,有人离开,有人加入,有人一直坚持着。

  这些SP中,有律师,有保险推销员,有退休职工……但一走近模拟病房,他们就是医学生的“活教材”——他们要演好每一个表情,拿捏好疼痛反应时间差;他们也是评估者,要在“看病”过程中记住“医生”的每个小细节;他们还是老师,要现场一对一为医学生们指导、提意见。

  又是一年9月,一批医学生即将迎来毕业考试,SP们又要开始“装病”了……

  台前·拼演技

  拼爆发力 找茬发飙让大男生吓得冒汗

  一个10余平方米的“诊室”内,一个中年男子搓着手,来回踱步——他的妻子正在产房里待产。这时,穿着白大褂的男“医生”和两个“护士”走了进来。“您好,我是实习医生×××,根据产妇的情况,建议剖腹产……”还未等“医生”说完,男子便打断了他,“如果娃娃抱错了怎么办?”

  面对“家属”这个“脑洞大开”的问题,这位“医生”有些招架不住,愣了两秒,“应该……不会吧。”哪知这话一出,“家属”勃然大怒,“啥子叫应该?就是说可能抱错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可以开玩笑!”咆哮着,他还拍起了桌子。这时,“医生”彻底懵了,身边两个“护士”想要圆场,可“家属”根本听不进去,继续发脾气,还宣称“要告医院。”

  近20分钟后,几位“医护人员”终于安抚住了“家属”,此时,这位大高个男“医生”已满头大汗,“手心也冒汗了。”

  “镜头”随后一转,暴怒的“家属”整理了衣服和乱掉的头发。“你怎么能够说‘应该不会’呢?这种原则性问题,一定要肯定地回复家属,并告知我们有哪些措施来规避这种风险,打消他们的疑虑。”这位“家属”突然换了语气,男医生才缓过神来——刚才只是模拟医患矛盾的场景,眼前的“患者家属”正是一位SP。

  “老师们都演得特别像,有时候,我们都以为是真的。”毕业于四川大学华西临床医学院,目前在该院技能中心负责SP培训工作的贺漫青说。

  拼观察力 不同患者的语气着装都得抠

  SP和演员类似,不过,他们演的都是病人或者病人家属,而他们的剧本,就是一叠病例。

  从1992年入行到现在,如今61岁的吴建生是亚洲首批,也是目前最资深的SP,24年里,他扮演过智力低下儿童的家长、咳嗽哮喘病人,也当过冠心病患者。

  一开始,吴建生被分到儿科问诊组。虽然只是扮演病人家属,不用装痛,可同样“压力山大”,“发热患者的家长,和智力低下儿童的家长,表现是完全不同的。前者应该是很焦急的神情,语速快,迫不及待地描述一番,但抓不住重点,而后者则是憔悴,但眼神里又充满期待。”

  当时,37岁的吴建生,已是一个5岁孩子的父亲,但对于“智力低下儿童”,他却完全没有经验,于是,他专门跑到医院门诊观察,逮着机会就找一些智力低下儿童的家长聊天,“后来慢慢地找到感觉,越演越起劲。”吴建生说。

  同样是心悸,病例中,患者的身份不同,SP的表演也要做改变。当作为博士毕业的高校教授时,SP小李则会穿上一件小西服,戴上黑框眼镜,“医生,我总感觉心慌。”而身份转为外来务工人员时,她则穿得较随意,语气也变得“接地气”,甚至用上了方言,“我心头作难啊。”

更多精彩原创内容请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

大家还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