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大碎尸案进展如何?20年后,凶手在何方

发生于1996年的“1·19碎尸抛尸案”,更为人熟知的名称是“南大碎尸案”,由于该案20年来悬而未决,曾与近日破获的甘肃白银连环奸杀案一起,被网友列为中国少数的几大悬案之一。

左图为受害人,右图为受害人的姐姐。

  在上大学3个月后,她遇害,身体被割成2000多块。凶手极度残忍,20年来,至今未归案。

  发生于1996年的“1·19碎尸抛尸案”,更为人熟知的名称是“南大碎尸案”,由于该案20年来悬而未决,曾与近日破获的甘肃白银连环奸杀案一起,被网友列为中国少数的几大悬案之一。

  20年来,它被网友不断地解读、猎奇,甚至全民侦查。

  被害人刁爱青,遇害时19岁。她的父母、亲人是如何走过这20年?

  2016年9月7日,刁爱云来到南京,向警方询问小妹刁爱青遇害案的侦办进展,得到的回复是“案件正在侦办中”。20年前,刁家听到的也是这个答复。

  刁爱云至今还记得,1996年1月20日那个漆黑的雪夜,六辆警车来到住在江苏省姜堰市(现泰州市姜堰区)沈高镇的刁家,连夜把一家人接到南京,他们被告知家里的小女儿刁爱青失踪了。

  在南京华侨路派出所,刁爱云和丈夫郭春华被单独安排在一间会议室里,郭春华一度以为警方把他们当成了嫌疑人,直到他发现大黑板上写着“1·19碎尸抛尸案”。

  黑板上图文凌乱,其中一处标注着“新街口”,这是南京城最为繁华的闹市区。就在当年1月19日清晨,有人在新街口附近发现了一包肉块,翻捡之后竟出现了人手。

  接下来的几日,南京城内陆续发现多包碎尸,警方经过排查,确定其皆为同一被害人——刁爱青。三个月前,刁爱云和丈夫刚把妹妹送到南京大学,入读信息管理系成教脱产班。

  这是刁爱青第一次来南京,那一年,她19岁。

  2000片碎尸和一颗“苦痣”

  刁胜民很少提起小女儿遇害的事,偶尔谈起,他的大嗓门静了下来,浑浊的双眼低垂,双手不住地搓着大腿。

  只有在夜里,刁胜民时常会想起小女儿,辗转难眠。

  时间回到20年前,1996年1月21日,当年48岁的刁胜民呆坐在在南京大学宾馆,他看到当天的《扬子晚报》头版中缝刊登了一则“认尸启示”。

  “人没了。”他对走进房间的女婿郭春华说。

  随后,警方向家人告知了刁爱青遇害的情况,家人提出想看最后一眼,被一位公安局领导劝阻,“他说太残忍了,办案的警察都不敢吃肉。”郭春华称,警方通报称尸体被切成两千多片,头颅也被煮过。

  家属在南京待了4天。刁爱云记得当时母亲一直在哭,父亲则没有流一滴眼泪,“整个人就像呆了一样”。随后,刁家人又被送回姜堰,“让我们回去等消息,哪想一等,就是20年。”

  事发后,南京全城展开了一场大排查。

  “轰轰烈烈地查了几个月,保卫处、居委会、公安局全都在查。”南京大学老校工周师傅说,那年他60岁,恰在退休前碰上此事。

  周师傅因为单身一人住在学校,成了重点排查对象,“来了4、5个警察,把我家的厨房和厕所都摸了个遍。”

  据《法律与生活》此前报道,当年南京警方发动“人海战术”,几乎所有的警察都不同程度地参与了这起案件。根据作案手法,警方曾一度认定凶手的职业是医生或屠夫,有针对性地进行了重点排查。

  “那时候女生都不敢剪短发”,刁爱青的高中同学吴小莉(化名)当时也在南京读书,她说事发后校园里人心惶惶,传说凶手专挑红衣、短发的女孩下手。

  刁爱云后来才得知,警察早前就去了老家沈高镇,当时村里有三个人叫刁爱青,第二个才查到她家,“结果就是我家的爱青”。

  刁爱青的右脸上有颗痣。在乡下,老人们把这叫“苦痣”。

  1996年《扬子晚报》的认尸启示上写着:“1月19日,我市发现一具无名尸体,女性,20岁左右,身高1.6米左右,体态中偏瘦,眉毛较浓,右面颊有一黑痣,右耳垂侧有一绿豆大小的黑痣。”

  妈妈还曾留心问过,“爱青,你耳朵上怎么有颗痣?

  “这样,你好认我啊”。

更多精彩原创内容请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

大家还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