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性初婚年龄大增 “妇女回家”态度改变

报告显示,女性初婚初育的年龄大幅提高,二孩政策实施后,用人单位在用工选择上的隐性歧视加重。

  今天上午,市妇联公布的“改革开放40年上海女性发展调研报告”显示,女性初婚初育的年龄大幅提高,二孩政策实施后,用人单位在用工选择上的隐性歧视加重。
  
  01
  
  未婚女青年比例攀升
  
  与全国相比,上海男女的初婚年龄提高速度高于全国水平,且女性初婚年龄的提高幅度高于男性。截至2015年,上海男女的平均初婚年龄分别为30.3岁和28.4岁,比2005年分别提高了5.0岁和5.4岁,比2010年分别提高了1.5岁和1.9岁。2015年,上海女性的初育年龄为29.0岁,已经高于很多西方发达国家,与欧盟平均水平持平。比较2005年和2015年的有配偶人口比例可知,女性有配偶的比例在各年龄段都有下降,且在25-29岁年龄组降幅达11.5%,30-34岁年龄组降幅也达7.6%。也就是说,在过去10年中,男性青年的婚姻状况变化不大,而女性青年的婚姻状况发生显着变化。
 
  
  图说:上海男女平均初婚年龄变化趋势。
  
  数据来源:上海市历年婚姻登记统计专报。
  
  02
  
  职场“天花板现象”未见改善
  
  上海女性受教育程度不断提高,使她们有了更加广阔的职业发展空间。从1982年到2015年,在全体女性就业人口中,从事各类负责人、专业技术人员、办事人员和有关人员三个职业的比例,分别上升了2.7%、12%和8.5%,无论是绝对数还是增长幅度都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尽管女性的职业层次有了较大提升,但男女在各类职业中的构成比例存在很大差异,尤其是在高层级职业之中,2015年负责人中女性比例仅占29.1%,而男性占70.9%。在同一个职业中,层级越高的职位,女性比例也越低。2015年的数据显示,女性在专业技术人员中的比例已超过男性,占到了51.9%,但以中、初级专业技术人员为多。职业阶层越高,女性人才越少的“天花板”现象在过去几十年中未发生明显改变。
  
  图说:不同年龄段未婚人口比例变化和性别比较。
  
  03
  
  赞同“妇女回家”不降反升
  
  女性在经济、教育中社会地位的提升,并未改善其家务劳动的分担,女性承担着工作和家务的双重负担。比较三次妇女地位调查数据可知,对于“男人应以社会为主,女人应以家庭为主”的观念,不仅男性在1990-2010年期间赞同率上升,女性的赞同度也上升。表示“很不同意”的比例大大降低,女性从1990年的45.2%,到2000年下降了24.5个百分点,2010年再降5.2个百分点。与此相对,表示“非常同意”的百分比却从1990年的2.6%上升到2010年的7.2%。
 
 
  04
  
  “二孩政策”实施后隐性歧视加重
  
  自“十三五”以来,上海女性总体就业形势稳定,城镇女性从业人员比重基本保持在40%左右,但很不平衡。最新的分区数据显示,2017年上海总体城镇女性就业率为40.3%,但有9个区该比重未达40%,其中最低仅为26.5%。调查者分析,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生育政策的调整,特别是全面两孩政策实施后,加重了女性的家庭角色属性。用人单位在用工选择上的隐性歧视加重,女性在劳动力市场中面临新的挑战。
 
  
  图说: 上海女性初育年龄及国际比较
  
  说明:上海为2015年数据,其他国家数据都是2014年数据。
  
  05
  
  平均预期寿命已达极高人类发展水平
  
  这份报告同时显示,上海女性平均预期寿命提高,达到极高人类发展水平。改革开放40年来,上海女性的预期寿命从1978年的74.8岁上升到2017年的85.9岁,上升了11.1岁,高出全国平均数6岁多,在各省市、自治区、直辖市中始终位居首位(除香港和澳门)。历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上海女性的寿命显着高于男性,两性平均寿命差距始终近5岁。
  
  孕产妇死亡率接近发达国家地区水平。自1980年以来,上海女性的生育安全取得了很大进展,1980年至2015年间,孕产妇死亡人数下降了77%,孕产妇死亡率从每10万活产30.1人降至6.7人,远低于全国平均20.1人。按世界卫生组织的标准,孕产妇死亡率每10万活产低于10人被视作最好水平,上海自2000年来基本保持在10/10万以下的最好水平。
  
  06
  
  女性职业层次不断提升,
  
  但职业性别隔离未见改善
  
  近几十年来,随着经济体制改革以及城市化、市场化与全球化的推进,伴随着上海经济结构的转型,从事第三产业的女性显着增加。2015年,在第三产业就业的女性占比达78.2%,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42.3%)。上海女性受教育程度不断提高,使她们有了更加广阔的职业发展空间。从1982年到2015年,在全体女性就业人口中,从事各类负责人、专业技术人员、办事人员和有关人员三个职业的比例,分别上升了2.7%、12%和8.5%,无论是绝对数还是增长幅度都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尽管女性的职业层次有了较大提升,但职业性别隔离仍然是就业领域长期存在的现象。一是男女两性在各类职业中的构成比例存在很大差异,尤其是在高层级职业之中,2015年负责人中女性比例仅占29.1%,而男性占70.9%,是明显的男性占主导的职业。二是在同一个职业中层级越高的职位,女性比例也越低。2015年的数据显示,女性在专业技术人员中的比例已超过男性,占到了51.9%,但以中、初级专业技术人员为多。职业阶层越高,女性人才越少的局面在过去几十年中未发生明显改变。
  
  07
  
  女性在人大代表中的数量增加,
  
  进入决策层及领导机构
  
  女性在全国和地方人大代表中的数量是国际上公认的衡量妇女政治参与的重要指标,这一指标在上海市级层面有较大进展。2018年上海市人大代表中的女性占比达33.2%,比1983年的22.5%上升了10.7个百分点。自1993年以来,女性在市人大代表中所占比例一直呈上升趋势,且在2013年开始超过30%(为31.7%)。从全国范围来看,在31个省(区、直辖市)人大会议女代表比例,上海居第三位,位居前两位的分别是北京(38.0%)和广东(33.3%)。上海女性也率先进入决策层及领导机构,自1980年代以来,在上海市委、人大、政府、政协四套领导班子中基本上都有女性成员,而从全国来看,直到2006年,中央才提出省级党委、人大、政府、政协领导班子中女干部不少于1人的配额要求。上海不仅较早实现了市级党政领导班子中有女性成员的目标,在过去近四十年里,有三届市人大主任和两届市政协主席由女性担任。 
  
  08
  
  女性受教育水平显著提高,
  
  性别差距持续缩小
  
  女性受教育水平显著提高,性别差距持续缩小。据统计,上海高等院校/科研机构在校女硕士生的比重自1986年前不到20%,到1996年起超过30%,2003年跨过40%,2010年已达48.5%。2017年上海高校毕业生中,获得硕士学位女生6.84万人,比男生多7705人,占硕士总数的50.3%;获得博士学位女生1.27万人,比男生少6441人,占博士总数的48.8%。截至2015年,上海女性平均受教育年限为10.5年,比全国女性平均受教育年限高出3.3年,处于高人类发展水平(男女之比为8.3:7.8)和极高人类发展水平之间(男女之比为12.2:12.1)。(据新民晚报、经典网资讯综合)

更多精彩原创内容请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

大家还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