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掌舵者任正非怎样面对接班难题

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多数人都有过挨饿的经历。而这段日子对于有七个子女的任家来说更是艰难。当时任正非的父亲任摩逊在外地工作,母亲程远昭在家照顾孩子。为了让孩子们活下去,任母决定实施严格的分餐制,限定每个人的食物份量,以保证不会因为一个孩子的贪嘴

  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多数人都有过挨饿的经历。而这段日子对于有七个子女的任家来说更是艰难。当时任正非的父亲任摩逊在外地工作,母亲程远昭在家照顾孩子。为了让孩子们活下去,任母决定实施严格的分餐制,限定每个人的食物份量,以保证不会因为一个孩子的贪嘴而让别的孩子饿肚子。
  
  而任正非发现,母亲的那份食物经常跑到自己和兄弟姐妹们的碗里。母亲经常饿得走路都打颤,但却依然强撑着照顾孩子,打理家务。母亲忍饥挨饿的样子给任正非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曾经有一段时间,因为过度饥饿,任正非无心学习,每天想的就是食物、食物……当时家里穷得连一个可以上锁的柜子都没有,仅有的一点口粮就装在瓦罐里,可是饿得头晕眼花的任正非却从未打开米罐去抓一把,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这样做了,也许就会有一两个弟妹因为缺少食物而饿死。因此他选择了和母亲同样的做法——克制和忍耐。这一切都没有逃过母亲的眼睛,为了让大儿子安心准备高考,她狠狠心,每天从牙缝里挤出一个玉米饼给他,吃着母亲和弟妹们省下来的玉米饼,任正非考入了大学。
  
  20世纪40年代,父亲任摩逊曾经在国民党军工厂任职,但优厚的待遇并没有留住他,“得天下英才而育之”才是其人生理想,于是他辞掉职务去学校任教。在从事教职的过程中,任摩逊兢兢业业,不辞劳苦。“文革”期间,任摩逊被打成反动派,下放到乡下劳动。在许多人看来,受人尊敬的先生变成了在泥土中打滚的庄稼汉是一件非常没面子的事,但任摩逊劳动起来却一点都不马虎,他告诉子女:“任何职业都值得我们用心去做。”
  
  而任母亦是如此,她的文化水准不高,但却自学成才,那段特殊的特殊岁月里,她要陪伴被批斗的丈夫,忍受各种屈辱,又要照顾七个儿女,放下粉笔就要和煤球为伍,买菜、做饭、洗衣……同时还在不断自修文化,努力完成自己的教学任务,但就在这种情况下她还是被评为了中学的高级教师……
  
  父母为人处世的态度给任正非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在部队服役的时候,他帮军队争取了许许多多的荣誉。可是因为家庭成分原因,他所在的团队虽然屡屡被评为先进,任正非本人却并未受到嘉奖。虽然如此,任正非还是愿意无私地付出,帮助战友,为集体争光。正因如此,从领导到战友都非常欣赏任正非,积极地帮他平反,为其提供深造的机会。任正非自主创业后做事踏实稳妥,又能吃苦耐劳。在这种精神的指引下,他慢慢建立了自己的科技王国。
  
  任正非必须冲在最前面
  
  任正非在生存焦虑中长大,也把这种焦虑带进华为。必须时刻拼命,是他留给华为的烙印。任正非对父母充满感激,然而创办华为之后,并没有时间来陪家人。1995年,父亲在街边买了一包软饮料,喝后腹泻不止,很快去世。2000年,母亲买菜回家路上被车撞成重伤,而任正非正在伊朗,电话不通。事实上,他就连母亲患有严重糖尿病也不知道。在他写《我的父亲母亲》时,华为深陷增长泥潭,文章几乎可以看作绝笔辞。任正非说,自己无愧于祖国和员工,唯独对不起父母。
  
  但如果能重选一次,任正非并不会改变。1999年,原华为副总裁李玉琢以身体和家庭为由向他请辞。任正非说:“你妻子不适应深圳,你可以离婚啊?”到了2016年,李玉琢在接受采访时说出了这一细节,对话被公开后,舆论哗然。几个月后,华为疑似清理34岁以上老员工,被媒体指责“用完即弃,员工毫无生活”。任正非回应说:30岁年轻力壮,不努力,光想躺在床上数钱,可能吗?当时,任正非已70余岁高龄。他表示:我鼓励你们奋斗,我自己也会践行。有时,他会被人拍到,在周五的深夜一个人拖着行李,在机场排队等出租车。或者在摆渡车上被人认出,一脸憔悴。任正非手握鞭子,逼迫所有人以他的速度奔跑。
  
  早年的一件事,可以说是任正非与华为关系的缩影。1992年冬天,华为公司外出开会。回来路上,车子陷进了泥泞里。任正非第一个跳下车,脱掉鞋袜踩进泥坑推车。其他人见状才纷纷下车,合力将车子推出泥坑。彼时华为已是员工200多人,年销售额破亿元的大公司。但除非他主动踩进泥泞,谁会第一个跳下车呢?事实上,华为面临的问题是,没人真正拥有任正非的威望和远见。任正非决策一人完成,效率虽高却无人能顶替。华为前副总裁刘平就说过,华为所有领导都可以换,唯独任老板不行。而华为现在的状态,也无法让任正非放心撒手。
  
  任正非再也找不到自己这样的人了。1976年,在军队研发技术期间,他带领的团队各种三等功、二等功、集体二等功,唯独他这个领导者什么都没有。等到风波过去,他又因为两次填补国家技术空白,奖项纷至沓来。任正非说,自己习惯了不应得奖的平静生活,这是我今天不争宠辱的来源。没有这段经历,他不会耐住性子“坐十年冷板凳”。在华为内部门讨论时,即使已经有了结论,也常常有人提醒:任老板会同意吗?华为就这样走过了30年有人决策兜底的日子。华为没有任正非,尚无人知道它会走向何方。
  
  谁能接班任正非
  
  任正非已74岁高龄,创办华为30年,光癌症开刀就有两次,为庞大的通信帝国找一个接班人,似乎是近在眼前的事。但有望接班、被寄予厚望的人却逐渐落空。
  
  郑宝用曾是华为的“二号首长”。他在1989年清华读博期间加入华为,作为总工程师带队开发出HJD48交换机。这是华为第一款自主研发产品,投入市场后取得巨大成功。华为实行工号制度后,任正非的工号是1,郑宝用则是2。但在师弟李一男开发出万门交换机后,郑宝用的地位开始下降。2002年,郑宝用被检查出脑癌,治愈后转入“蓝军”,专门模拟华为的竞争对手。后来郑宝用彻底淡出了华为。
  
  能媲美郑宝用的另一个人是李一男。1992年,他读研期间去华为实习,被任正非相中破格提升为工程师。1994年,李一男开发的万门机正式开局,当年销售额达到8亿,次年15亿,再后来翻番,成了全球历史上销量最大的交换机。李一男也被提拔为总工程师和华为副总裁,成为接班人炙手可热的人选。但悲剧的种子也在悄悄埋下。任正非把儿子任平调进中试部,还专门写了一封邮件打探各位副总的意思。据时任北研所所长刘平回忆,李一男某天忽然透露,自己想离开华为。刘平吃惊地问他,你不是老板的接班人吗?李一男笑了:哪里轮得到我呀。后来刘平明白,李一男是不想在任平手下工作。
  
  2000年,李一男离职华为,并开始自研产品并挖华为的人才。这被任正非视为对自己的背叛。2006年,华为以17亿元收购了李一男创办的港湾,任正非为李一男准备了一间透明玻璃墙办公室,以儆效尤。后来的故事为人所熟知。李一男离职华为,创办了牛电科技,却在产品发布第二天被警察以“内幕交易”罪名带走,判刑两年有余。这位曾经的接班人,也因此陨灭在群星中。
  
  华为最接近接班人的第三个人是孙亚芳,人称华为女皇。很多决定除了任正非,只有孙亚芳能拍板。1999年,孙亚芳被提拔为华为董事长,开始带领华为走向海外,频繁拜访各国领导人的正是孙亚芳。此后,华为实行三人轮值CEO制度。这标志着管理权从系于寥寥数人,到共同决策的开端。此后,任正非的女儿孟晚舟、儿子任平进入华为,孙亚芳终于在2018年卸任董事长。被视为“最像任正非”的华为领袖就此淡出视野。由此,也引发了公众猜疑:任正非的继承者,会是女儿孟晚舟或儿子任平吗?
  
  孟晚舟被见过她的刘平寄予高度评价,称她待人随和又勤奋。她在1993年加入华为,从接电话的杂务干起,是最早的三位秘书之一。后来她在南开大学拿到会计学博士学位,随着2011年CFO梁华卸任,她顺利当上CFO。尽管2017年,财务部门被任正非批评“忘了自己的本职是为业务服务,变得颐指气使。”2018年3月,孟晚舟仍顺利当上华为副董事长。在许多华为人眼中,孟晚舟像极了任正非,但刘平评价,她最大的问题是“可惜是女儿身,接不了任总的班”。再加上不久前的被扣押事件,孟晚舟的接班前景难测。
  
  任正非的儿子任平,则被认为很有希望接班。他没有姐姐的勤奋和风度,却有一副领导的大脾气。刘平曾听到任平在办公室,很大声地跟任总打电话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这次考试我有门课考了60分。另一次,他推荐朋友到北研所工作,被李一男拒绝,拍着桌子大骂李一男。问题是,华为内部的天才工程师如李一男,不会甘心在任平手下工作。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任平被发现投资了成都酒店“禾怡”。此外他带领的华为旗下慧通公司,还拥有南京安朴、深圳安朴晓逸、安朴珀莱等多个酒店和公寓。这与任正非坚持的“华为不碰房地产”背道而驰。任正非也曾公开表示,自己的所有家人“决不会接华为的班”。(摘自《博客天下》 牛耕/文)

更多精彩原创内容请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

大家还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