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原副省长缪瑞林:从“救火队长”到“退货市长”

前不久,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消息,江苏省原副省长缪瑞林涉嫌受贿一案,已由山东省青岛市人民检察院向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缪瑞林于去年底突然落马,如今,终于要走上审判席。

  前不久,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消息,江苏省原副省长缪瑞林涉嫌受贿一案,已由山东省青岛市人民检察院向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缪瑞林于去年底突然落马,如今,终于要走上审判席。
  
  16岁上大学的“学霸”
  
  江苏官场,从不缺“学霸”的身影,缪瑞林就是其中之一。1964年11月出生的缪瑞林出生于南通市如东县。1980年,不满16岁的缪瑞林考入江苏农学院(现扬州大学农学院)农学系农学专业学习,毕业后进入江苏省农业厅农业局工作。据公开资料显示,在农业系统工作十余年里,缪瑞林的仕途顺风顺水。1996年,他32岁时升任江苏省农业资源开发局农业资源开发处处长,成为当时农业系统较为年轻的正处级官员;一年后升任省农业资源开发局副局长。这期间,他还曾作为江苏省高级管理人才经济研究班赴美国培训。
  
  2000年,对于缪瑞林可以说是双丰收的一年,他不仅升任省农业资源开发局党组书记、副局长,还取得了管理学博士学位。仅用了两年,缪瑞林便官至省农业资源开发局党组书记、局长,步入副厅级干部序列。据多名熟悉缪瑞林的人士介绍,在农业系统的10年里,也是缪瑞林最出成绩的10年,可以说他的经历也堪称“学霸”级的官场晋升路。
  
  2004年,缪瑞林出任宿迁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正是农学专业出身,让缪瑞林与他的“贵人”仇和产生了交集。宿迁一位熟悉当地政情的人士王维(化名)说,缪瑞林由农业系统调至宿迁任职,是因为仇和的安排,这与缪瑞林的农学专业出身不无关系。缪瑞林当年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自己和仇和在省级机关就很熟悉,“当初也有他的因素,我才被交流到宿迁来的。”
  
  仇和也是农学专业出身,他觉得自己的人生从一开始就与农业有缘。在主政宿迁期间,他对农学专业背景的人青睐有加。据一位熟悉当地政情的人士称,仇和主政宿迁时,提拔了多位学农出身的官员,例如镇江市原副市长蒋建明、沭阳县水务局原局长李作为等,而蒋建明、李作为此后皆因贪腐落马。学农出身的缪瑞林也同样借由此层关系,搭上了仕途的一班快车。
  
  此后8年,缪瑞林先后出任过宿迁市市委副书记、市长、市委书记等职务。2011年,缪瑞林被提拔为宿迁市委书记、市长后,成为当时江苏13个地级市中最年轻的市委书记。宿迁当地居民称,缪瑞林任职期间,特别是担任主官后,行事高调,嚣张跋扈,对于大小事务都要插手,搞起了“一言堂”,还曾因私生活不检点被发帖举报。在中央纪委监委的通报中对缪瑞林“道德沦丧、生活腐化、贪图享乐、以权谋色、搞权色交易”的描述,恰好证实了这一点。
  
  主政两地均政绩平平
  
  当年宿迁当地广为流传的一个故事是,在是否能接任市委书记一职的当口,缪瑞林却陷入网帖举报的负面舆情漩涡中。网络上时不时出现爆料他贪腐以及私生活问题的网帖,让他大为恼火。他指令下属以“招商洽谈”的名义,四处公关删帖,直至网上一片太平。
  
  宿迁多位当地人士回忆,相比于温和的前任,缪瑞林的执政风格霸道,颇有仇和的影子。在宿迁当地一位政界人士的印象里,缪瑞林有江湖气,说一不二,且脾气暴会骂人。据媒体报道,曾担任宿迁市委农工办主任的王庚绪,一度被骂得不敢去见缪瑞林。缪瑞林也曾坦言自己“有时对同志们批评过于严厉、不分场合、不留情面”。
  
  在熟悉当地政情的人士王维看来,与仇和共事多年,耳濡目染之下,缪瑞林非常了解仇和。“至少他对仇和是认同的。”王维说。主政宿迁后,缪瑞林力挺仇和。他认为仇和任上推出的改革举措,外界有争议,实际上是不了解宿迁经济社会发展的实际情况。在他看来,有些条条框框应当加以突破。“不管外面有多少争议,宿迁内部没有争议。”缪瑞林说。
  
  在治吏手法上,缪瑞林的暴脾气和强势做派,也与仇和有颇多相似之处。仇和的一些管理方式也在缪瑞林任上延续。当年,通过一场铁腕反腐,仇和树立了在沭阳以及后来在宿迁的绝对权威。缪瑞林也走了同样的道路,上任宿迁市委书记伊始,即查处了洋河镇党委书记荣佑文腐败窝案,同样雷厉风行。然而5年市长、2年书记,缪瑞林的政绩却在宿迁当地口碑平平。
  
  2013年1月,缪瑞林从宿迁市委书记任上升迁至江苏省副省长、省政府党组成员。这一年,缪瑞林49岁。同年12月,随着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的落马,缪瑞林以“救火队长”的身份补缺南京市市长,再一次走进了公众视线。
  
  据2014年公开报道显示,同年1月16日,刚刚上任的缪瑞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今年城建规模由原来的755亿元压缩为652亿元,减掉103亿元。”他还表示,对于广受关注和争议的南京城市建设过快过猛的问题,将按照轻重缓急,适当往后推一推,调整调节好,明年再考虑。
  
  缪瑞林表示,履新之后,将通过三个转变改变南京城建现状:“第一,由过去的主要注重城区,向城乡区域一体转变,特别是推动江北新区的建设;第二,由过去主要注重规模向功能转变;第三,由过去粗犷算账到精细算账、可持续发展的算账。”
  
  类似的改革措施,缪瑞林在宿迁市也曾实施过。多名信息源证实,缪瑞林在任期间,一改其在宿迁高调的行事作风,多次表示要做一个“不被南京市民骂的市长”。然而实际上,在南京任职的4年间,缪瑞林同样也是政绩平平,甚至因其“混日子”的态度,导致在其位不谋其政;更由于对南京的发展缺乏布局和规划,影响了南京市的整体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缪瑞林主政南京4年期间,曾与4位市委书记搭班,一向被称为“最看好”官员的缪瑞林却没有得到“进步”。2018年1月,缪瑞林重回到江苏省副省长任上。至今,缪瑞林仍被江苏官场称为“退货市长”。
  
  被查两天前曾出席会议
  
  知情人士称,随着仇和及与其相关联干部的落马,江苏官场对于缪瑞林的落马早有传言。2018年11月15日,重回江苏省副省长任上仅10个月的缪瑞林落马。落马前两天的11月13日,缪瑞林以江苏省级太湖湖长、副省长的名义,出席了在宜兴召开的太湖湖长协作会议第一次会议。多名知情人士说,被查前,缪瑞林也曾出席过多场政务活动,看上去并无异常。
  
  据今年4月中央纪委监委发布通告称,经查,缪瑞林丧失理想信念,毫无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意识,参加全国两会期间严重破坏会风会纪,造成恶劣影响;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提供帮助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违规拥有非上市公司股份,在分配住房中侵犯国家利益;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收受礼品、礼金,违规参与公款吃喝;道德沦丧,生活腐化,贪图享乐,以权谋色,搞权色交易。
  
  缪瑞林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廉洁纪律、生活纪律,构成职务违法并涉嫌受贿犯罪,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性质严重,影响恶劣,应予严肃处理。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等有关规定,经中央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中共中央批准,决定给予缪瑞林开除党籍处分;由国家监委给予其开除公职处分;终止其江苏省第十三次党代会代表、南京市第十四次党代会代表资格;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江苏省政府召开会议,表示一致坚决拥护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给予缪瑞林开除党籍和公职处分的决定。
  
  缪瑞林的落马,成为江苏省十八大以来又一名落马的省部级领导干部,也是十九大以来江苏落马的“首虎”。今年5月14日,缪瑞林被最高检批准逮捕。6月24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消息称,缪瑞林涉嫌受贿一案,已由山东省青岛市人民检察院向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据《中国新闻周刊》、《重庆晨报》)

更多精彩原创内容请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

大家还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