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王振华:棉纺厂学徒起家被指私生活混乱

7月10日,根据官方通报,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猥亵儿童罪依法对犯罪嫌疑人王某某、周某某批准逮捕。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王某某,即王振华。一名地产大亨为何会做出这种事?

  7月10日,根据官方通报,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猥亵儿童罪依法对犯罪嫌疑人王某某、周某某批准逮捕。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王某某,即王振华。一名地产大亨为何会做出这种事?
  
  草根起家的地产大亨  据媒体报道,6月29日,江苏籍女子周某某将两个女孩(分别为12岁、9岁)带入上海一家五星级酒店,9岁女孩遭猥亵。事后周某某获得一万元酬金。周某某与两个女孩的母亲是朋友关系,此前她谎称带两个孩子去迪斯尼游玩。当日下午,被猥亵女孩向母亲打电话哭诉,母亲即赶往上海报警。经验伤,女孩阴道有撕裂伤,构成轻伤。王振华也由此案发。
  
  湖塘镇隶属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地处常州城南,是“中国织造名镇”,入选2018年度全国综合实力千强镇前100名。1962年3月18日,王振华出生在该镇王野鸡村。如今,这个村庄已经拆迁,村民大多被安置在附近的一些小区内。村子原址上高楼林立,充满商业气息。多位村民介绍,王振华的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因为没有多少经济来源,孩子又比较多,所以早年他们家经济状况很一般,王振华的好几个哥哥都早早辍学。后来其父摆地摊、做点小生意,生活逐渐有了起色。如今,王振华的父亲已经过世,母亲也已90多岁高龄。
  
  王振华兄弟五人,他最小,排行老五,因此村里人也管他叫“小五”。1980年,高中毕业后,王振华考入江苏省广播电视大学,学习机械工程。1983年毕业后,他被分配到武进第一棉纺厂工作。一位和王振华差不多时间进入该厂工作的村民称,王振华开始被分到机修车间,做学徒。“他聪明好学,又有文化,为人处世也很灵活,深受领导赏识。一年后,就被提拔为车间副主任。”
  
  村民们称,“小五”颇有经济头脑,当他还在棉纺厂上班时,就自己开办了一家名为“红旗”的织布厂,搞得红红火火。早在2015年时,王振华接受一家媒体专访时,也证实了这一说法。该报道称,王振华还是武进第一棉纺厂车间副主任时,就已经开始了白天上班、晚上创业的生活。靠着自己开的一家织布厂,几年下来积攒了200多万元。
  
  发迹后的王振华并不满足。不久,他就从国企辞职,并关掉织布厂,全身心投入到另一个更赚钱的行业——房地产。1993年7月,年仅31岁的他和另外4个创业伙伴,筹资创办武进新城投资建设开发有限公司(新城控股前身),他担任董事长。5个人在租来的三间办公室里开始了起步创业。他们的第一个项目,是找村主任,在湖塘镇批了一小块位于边角的土地,建造了两幢仅可容纳72户人家的住宅楼。两个月内该项目就销售一空,这让王振华备受鼓舞。后来,他又陆续在湖塘镇打造了湾里新村一期、凉新村一期等项目。
  
  1998年,新城控股进军常州市区。如今,新城品牌早已冲出常州,走向全国。2009年新城总部从常州搬到上海。近两年,新城控股业绩增速惊人,2017年,新城控股全年销售额首次突破千亿,2018年,达到2210.98亿元,位列全国第八。2019年前5个月,新城控股累计合约销售额928亿元,同比增长38%。如今,在资本市场,王振华实际控制着三家上市公司,包括新城控股、新城发展和新城悦。旗下公司不断扩张的同时,王振华个人的财富也在迅猛累积。2019年3月,《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中,他以41亿美元(近300亿元人民币)的身家,排名世界第478名。
  
  长江商学院的学习岁月  2002年11月24日,长江商学院EMBA首期班在上海东方君悦酒店进行了开学典礼。这一期学员,有105名大型企业董事长、总经理以及政府部门高级公务员。彼时,国企领导和政府公务员正是价格昂贵的EMBA班的主力来源。
  
  王振华的同学,包括了中航集团原董事长林左鸣、时任宜宾市副市长徐进、东方广场原总经理陈悦明、中国企业家联合会副理事长陈英、神州数码原常务副总裁林杨等。王振华在这些同学当中,并不是特别出众的。然而,政商界的同学的汇集和互助,其实正是收费极其昂贵的某些商学院EMBA的核心所在。根据长江商学院的介绍,学院致力于为中国企业以及社会培养一批具有全球视野与全球资源整合能力、人文关怀与社会担当以及创新精神的商业领导人、企业家。
  
  多位就读过长江商学院的人士也表示,读书之外,同学资源的互补亦是十分重要的。2002年,也正是王振华商海生涯的关键节点。起家于江苏常州的王振华,经过近十年的打拼于2001年推动了新城控股集团地产在B股借壳上市。这一年,新城控股进入了南京,从仅仅局限于常州一座城市的地方开发商,朝区域地产公司方向拓展。春风得意的王振华,来到了长江商学院,迈入了上海滩名流场。就读3个月后,王振华在上海注册设立了上海新城创置房地产有限公司。这家公司,负责开发王振华在上海滩的第一个物业项目新城盛景园。
  
  两年的时光飞逝,长江商学院两年的学习也到了告别时刻。商学院EMBA的生活充满了多姿多彩的味道,高规格的学习环境,名家的教学,以及丰富多彩的集体活动、国内外的游学。同学友情,往往并不会因为毕业而结束。政商界的精英们,依然会在毕业后以班级和小组的名义,进行着各种互访。动辄一次聚会十多万元的晚宴,同学们往往会争抢着买单。两年学习后,王振华在境内外公司的设立以及后续三家公司上市,已经远不是常州本土一个小纺织厂厂长的水平,资本市场的驾驭能力快速飞升。
  
  周某芬被指为王振华情妇  与王振华有过接触的一位江苏籍企业家说,从表面看,王振华言行举止得当,态度也很温和,甚至有几分忠厚质朴。“这次事件,完全颠覆了我之前对他的印象。”不过,也有熟知王振华的人认为他私生活不检点。王振华在长江商学院的一位同学说,他早知道王振华情人比较多,私生活混乱,“不过,这种猥亵幼女的行为还是让人感到难以置信”。
  
  此案另一个犯罪嫌疑人周某某也备受舆论关注。根据多个信息源的指向,此人疑为周某芬。周某芬为常州市武进区湖塘镇何留村张家村组人。张家村现已拆迁,拆迁前距离王振华所在的王野鸡村不远。现在这两个村都已划入何留社区。
  
  何留村多位村民表示,周某芬已经离婚,育有一女一儿,她和王振华是情人关系。周某芬的朋友王江(化名)介绍,周王二人相识于20年前。当时,王振华已经从棉纺车间主任投身房地产行业,创办自己的公司,周某芬在当地一工厂当女工。王江称,年轻时候的周某芬很漂亮。与丈夫离婚后,周某芬逐渐发展为王振华的情妇。
  
  熟悉周家的一位不愿意具名的村民说,周某芬的父亲周某德今年大约73岁,有三个女儿。周某德当过何留村张家村组组长,以前曾在王振华的企业看管过黄沙。据多位村民介绍,周家在当地有多套房产,“周某德喜欢开车,他有一辆奔驰,还有一辆日本车”。
  
  另外,有知情人士透露,周某芬曾和其他人在长江边建了个沙场,把石子、水泥卖给王振华名下的房产开发公司。“靠卖沙子,一年至少盈利上百万,但远不够她用来吸毒的。”该人士回忆,周某芬长期吸毒,耗费家中很多钱财。急需用钱的时候,她曾雇佣打手向别人讨要钱财,“不能反抗,打手一拳就把牙打没了。”
  
  公开企业信息显示,周家在常州武进区拥有多个企业,行业涉及水泥制造、工程建设、商业贸易、装饰材料等。王振华案发酵后,王江突然想起来,2014年,周某芬也曾主动提出想带他的妹妹去上海玩,被他以妹妹读大学有课为由拒绝。“我不知道周什么时候开始为王介绍女孩,现在想想很后怕”。
  
  跌倒的“红顶商人”  除了猥亵女童案之外,王振华另一个值得关注的点是,他三年前曾被纪委调查。2016年1月22日,新城控股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正在接受常州市武进区纪委调查,其可以以适当方式参与公司重大事项的决策。公告特意强调此事“与公司经营无关”。
  
  该事件发生前不久,反腐风暴席卷常州官场。王振华所在的武进区也有多名官员牵涉其中。2015年12月2日,常州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沈瑞卿落马。沈瑞卿在2005年8月至2011年5月曾担任武进区委书记一职长达6年之久。2016年1月11日,武进区委副书记、武进国家高新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副主任凌光耀落马。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12月新城控股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举行的挂牌仪式上,凌光耀等也在现场。当时,舆论认为,王振华或涉及相关官员落马问题,凶多吉少。有江苏籍企业家说,王振华属于“红顶商人”,跟不少官员关系密切,所以在拿地等方面有优势。
  
  在当地有传闻称,1997年王振华曾面临破产,但得到当地政府大力扶持。政府不仅提供廉价土地,而且要求金融机构扶持,让他得以渡过难关。后来,新城控股总部搬迁至上海后,其企业注册地依然在常州武进,且公司多名高层均来自常州。当时出人预料的是,舆论猜测王振华或将遭遇人生和事业重创时,他却奇迹般地“王者归来”。至今,关于王振华因何接受纪委调查,又因何平安归来,仍是未解之谜。
  
  王振华猥亵事件给新城控股带来的巨大影响仍在进一步扩大。7月6日,据财经媒体报道,王振华旗下三家上市公司,在近3个交易日内合计蒸发市值逾400亿人民币。房地产行业分析人士刘小田表示,在地产行业中,新城控股以“住宅+商业”为其核心经营模式,其拿地模式不可避免的更强调与政府的关系。但猥亵事件发生后,让与其合作的有关政府部门陷入尴尬。对新城控股而言,修复政府的信任任重道远。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年底,新城控股的负债总额为2794亿元,眼下的资产负债率高达85%左右。如此高的负债规模背后是数以百计的银行、基金、信托等金融机构和投资人。一旦受该事件影响,有银行抽贷、申请查封新城控股资产等事件发生并扩散,将可能导致新城控股整个资金链的断裂。
  
  王振华迷恋骆驼,上海新城控股总部前的草坪上有多处骆驼塑像。他喜欢把公司比作骆驼,称公司的企业基因就是骆驼精神。每年,他都组织公司高管去甘肃、内蒙古等戈壁滩及沙漠地区开展耐力徒步活动。“要像骆驼一样,在艰苦的环境下扛住最大的压力,有耐心、有动力。对新城来说,相比快速强劲的虎豹,我们更愿意做骆驼,十五天不吃不喝也能走出沙漠,可以坚韧而长久地活着。”王振华说。如今,这位新城控股的缔造者成为了公司最大的负资产,深陷“猥亵女童”丑闻的他,会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吗?
  
  (据《中国新闻周刊》、《中国经营报》、《中国青年报》)

更多精彩原创内容请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

大家还关注